• <tt id="kjo6l"></tt>
  • <rt id="kjo6l"></rt>
    <source id="kjo6l"></source>
  • <cite id="kjo6l"><span id="kjo6l"></span></cite>
    <rt id="kjo6l"><nav id="kjo6l"></nav></rt>
  • <cite id="kjo6l"></cite>

    <rt id="kjo6l"><meter id="kjo6l"></meter></rt>

      路遙作品集
      分享到:

      第二部 第13章

      所屬目錄:平凡的世界 第二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遙

      第二天窗戶紙剛發亮,少平就悄悄地爬起來。

      他到院子里的時候,賈冰一家人還在熟睡之中。他很快離開這里,轉到了街道上。

      從南關通往北關的大街上,除過趕長途汽車的旅客外,此刻還沒有什么人。

      他迎著清冷的晨風,在靜悄悄的街道上匆忙地走著。城市的一切在他眼里都是模糊的,他現在一心想的只是要找到那位沒見過面的親戚。

      趕到北關的時候,天已經大亮了。

      他從一個掃街道老頭那里打問清楚了去陽溝的路。于是在黃原賓館旁邊折轉身,拐進了一條小溝。溝道相當狹窄,兩面坡上象蜂窩似的擠滿了房屋和窯洞。從這些房屋和窯洞好壞差異來看,少平估計這里是干部、工人和農民的混雜居住區。

      他在溝道中沒有鋪瀝青的土路上一邊走,一邊發愁地想:在這么密集龐雜的居住區尋找一家農民,看來太困難了。迎面不時有騎自行車和步行的人走過來,但他沒有開口。這些都是上班的干部或工人,他們不可能知道有個叫馬順的莊稼人。

      他看見路邊水井旁邊有個正用轆轤絞水的老頭,盡管穿戴也還可以,但可能是個農民——城邊上的農民穿戴當然不象山區農民一樣破爛。

      他便試著走過去向這老頭查問他的親戚馬順。

      一下問對了!老頭向他指了指陽面土坡上的一個院子,說:“就住在那里,我們原來是一個生產隊的。”

      少平的心咚咚地跳著,興奮地爬上了那個小土坡。

      馬順兩口子看來剛起床,尿盆都還沒倒,兩個孩子仍然在炕上睡覺。

      當少平向他的親戚說明他是誰的時候,沒見過面的遠門舅舅和妗子算是勉強承認了他這個外甥。

      馬順看來有四十歲左右,一張粗糙的大臉上,轉動著一雙靈活的小眼睛。他不冷不熱打量了他一眼,問:“你就這么赤手空拳跑出來了?”

      “我的行李在另外一個地方寄放著,我想……”

      少平還沒把話說完,他妗子就對他舅惡狠狠地喊叫說:“還不快去擔水!”

      少平聽聲音知道她是向他發難,他于是立刻說:“舅舅,讓我去擔!”說話中間,他眼睛已經在這窯里搜尋水桶在什么地方。

      水桶在后窯掌里!他沒對這兩個不歡迎他的親戚說任何話,就過去提了桶擔往門外走。馬順兩口子大概還沒反應過來,他就已經到了院子里。

      他舅攆出來說:“井子你怕不知道……”

      “知道!”他頭也不回地說。

      孫少平一口氣給他的親戚擔了四回水——那口大水甕都快溢了。

      這種強行為別人服務的“氣勢”使親戚不好意思再發作。馬順兩口子的臉色緩和下來,似乎說:這小子看來還精著哩!他舅對他說:“你力氣倒不小,是這,我一下子想起了,我們大隊書記家正箍窯,我引你去一下,看他們要不要人。你會做什么匠工活?”

      “什么也不會,只能當小工。”少平如實說。

      “噢……我記得前兩年老家誰來說過,你不是在你們村里教書嗎?小工活都是背石頭塊子,你能撐架住?”“你不要給人家說我教過書……”

      “那好吧,咱現在就走。”

      馬順接著就把少平引到他們大隊書記的家里。

      書記正和一個干部模樣的人坐在小炕桌旁邊喝啤酒。桌子上擺了幾碟肉菜。

      少平跟他舅進去的時候,書記沒顧上招呼他們,只管繼續對那個干部巴結地笑著說:“……這地盤子全憑你劉書記了!要不,我這院地方八輩子也弄不起來……喝!”書記提起啤酒瓶子和那人的瓶子“咣”地碰了一下,兩個人就嘴對著瓶口子,每人灌下去大半截。

      把啤酒瓶放下后,書記才扭頭問:“馬順,你有什么事?”

      他舅說:“我引來個小工,不知你這里要不要人了?”“小工早滿了!”書記一邊說,一邊又掂起啤酒瓶子對在嘴巴上。不過,他在喝啤酒的一剎那間用眼睛的余光打量了一眼少平。

      估計書記看這個“小工”身體還不錯,就對那位干部說:“你先喝著,我和他們到外面去說說!”

      三個人來到院子里,書記問馬順:“工錢怎么說?”“老行情都是兩塊錢……”他舅對書記說。

      書記嘴一歪,倒吸了一口氣。

      “一塊五!”少平立刻插嘴。

      書記“撲”一聲把吸進嘴里的氣吐出來,然后便痛快地對少平說:“那你今天就上工!”

      他舅在旁邊愣住了,不知外甥為什么把自己賣了這么低的價錢。對于少平來說,就是一天掙一塊錢也干。他先問最迫切的問題:“能不能住宿?”

      “能!就是敞口子窯,沒窗戶。”主家說。

      “這不要緊!”

      上工的事談妥后,少平性急地連他舅家也沒再去,就起身直到南關賈冰家尋他的鋪蓋卷。

      來到大街上,他覺得腳步異常地輕松起來。這時他才注意到街道兩旁的景致,商店的門都開了,到處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大櫥窗里花花綠綠,五光十色。姑娘們率先脫去了冬裝,換上鮮艷的毛衣線衣,手里拎著時髦的小皮革包,挺著高高的胸脯在街市上穿行。人行道上的漢槐洋槐綴滿了一嘟嚕一嘟嚕雪白的花朵,芬芳的香味飄滿全城。

      少平于是在書架上挑了一本《牛虻》——他很早就聽曉霞介紹過這本書。

      就這樣,他背著自己的鋪蓋卷,手里提著那只爛黃提包,懷里揣著《牛虻》,來到了北關陽溝大隊書記家。書記的老婆是個精明麻利人,看來最少能主半個家事。她引著少平,把他送到匠工們住的敞子窯里,并且又把站場監工的親戚叫來,把他交待給了這位工頭。

      這敞口子窯鋪了一地麥秸;麥秸上一擺溜丟著十七八個鋪蓋卷,地方幾乎占滿了。少平只好把自己的那點行李放在窯口最邊上的地方。

      吃過中午飯,少平就上了工。

      他當然干最重的活——從溝道里的打石場往半山坡箍窯的地方背石頭。

      背著一百多斤的大石塊,從那道陡坡爬上去,人簡直連腰也直不起來,勞動強度如同使苦役的牛馬一般。

      少平盡管沒有受過這樣的苦,但他咬著牙不使自己比別人落后。他知道,對于一個攬工漢來說,上工的頭三天是最重要的。如果開頭幾天不行,主家就會把你立即辭退——東關大橋頭有的是小工!

      每當背著石塊爬坡的時候,他的意識就處于半麻痹狀態。沉重的石頭幾乎要把他擠壓到土地里去。汗水象小溪一樣在臉上縱橫漫流,而他卻騰不出手去揩一把;眼睛被汗水腌得火辣辣地疼,一路上只能半睜半閉。兩條打顫的腿如同篩糠,隨時都有倒下的危險。這時候,世界上什么東西都不存在了,思維只集中在一點上:向前走,把石頭背到箍窯的地方——那里對他來說,每一次都幾乎是一個不可企及的偉大目標!

      三天下來,他的脊背就被壓爛了。他無法目睹自己脊背上的慘狀,只感到象帶刺的葛針條刷過一般。兩只手隨即也腫脹起來,肉皮被石頭磨得象一層透明的紙,連毛細血管都能看得見。這樣的手放在新石茬上,就象放在刀刃上!第三天晚上他睡下的時候,整個身體象火燒著一般灼疼。他在睡夢中渴望一種冰涼的東西撲滅他身上的火焰。他夢見下雨了,雨點滴嗒在燙熱的臉龐上……一陣驚喜使他從睡夢中醒了過來。真奇怪!他感覺自己臉上真有幾滴濕淋淋的東西。下雨了?可他睡在窯里,雨怎么可能滴在臉上呢?

      他睜大眼,發現他旁邊的一個石匠工光著屁股往被窩里鉆。他感到一陣發嘔,趕忙用被子揩了揩臉——他知道,這是那個撒完尿的石匠從身上跨過時,把剩下的幾滴尿淋在了他的臉上。沒有必要發作,攬工漢誰把這種事當一回事!他蒙住頭,很快又睡得什么也不知道了……三天以后,孫少平盡管身體疼痛難忍,但他慶幸的是,他沒有被主家打發——他闖過了第一關!

      以后緊接著的日子,一切都沒有什么變化。他繼續咬著牙,經受著牛馬般的考驗。這樣的時候,他甚至沒有考慮他為什么要忍受如此的苦痛。是為那一塊五毛錢嗎?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他認為這就是他的生活……晚上,他脊背疼得不能再擱到褥子上了,只好叭著睡。在別人睡著的時候,他就用手把后面的衣服撩起來,讓涼風撫慰他潰爛的皮肉。

      這天晚上,當他就這樣趴著睡覺的時候,突然感覺有人在輕輕搖晃他的頭。

      他一驚,睜開眼,看見他旁邊蹲著一位婦女。

      他在睡眼朦朧中認出這是書記的老婆,他趕緊把背后的衫子撩下去。遮住了自己的脊背。

      “你原來是干什么的?”書記的老婆輕聲問他。

      “我……一直在家里勞動。”少平吞吞吐吐說。

      書記的老婆搖搖頭,說:“不是!你就照實說。”

      少平知道他瞞哄不住這位夜訪的女主人,只好把頭扭向一邊,說:“我原來在村里教書……”

      書記的老婆半天沒言傳。后來聽見她嘆了一口氣,就離開了。

      少平再也不能入睡,他透過洞開的敞口窯,望著天上的那輪明月,忍不住眼里涌上了兩團淚水,一片深沉的寂靜中,很遠的地方傳來拖拉機的“突突”聲……他心想:也許明天他就會被主家打發走——那他到什么地方再能找下活干呢?

      第二天,出乎少平意料的是,他不僅沒有被打發走,而且還換了個“好工種”——由原來背石頭調去鉆炮眼。

      新的活當然要比背石頭輕松得多。通常這種美差都是由站場工頭的親戚或朋友干的。不用說,和他一塊背石頭的小工都大為震驚;為什么突然把你小子“提拔”了?

      少平心里明白,這是女主人對他動了惻隱之心。唉,為了這位好心的婦女,他真想到什么地方去哭一鼻子。對他來說,換個輕活干當然很好,但更重要的是,他在這樣更換的環境中,竟然也感覺到了人心的溫暖。無庸置疑,處在他眼下的地位,這種被別人關懷所引起的美好情感。簡直無法用言語來表述……

      半月以后,孫少平已經開始漸漸適應了他的新生活。脊背上潰爛的皮肉結成了干痂,變成了一種深度的疼癰;而不象開始時那般尖銳。手上的肉皮磨薄后又開始厚起來,和石頭接觸也沒有了那種刀割般的疼痛感。身架被強度的勞累弄得松松垮垮——這樣就可以較為舒展地承受一般的壓力……黃土高原第一場連綿的春雨來臨了。雨天不能出工,做活的工匠們就抓緊時候,開始白天黑夜倒在沒門窗的敞口子窯里睡覺;沉重的鼾聲如雷一般此起彼伏。雨天不出工,當然沒有工錢,但主家按行規給工匠繼續管飯。

      下雨的第二天,少平睡足覺后,很想去街上走一走。他計算過,他已經賺下二十多塊錢,他想從主家那里預支十塊,加上他原來帶的十幾塊錢,到街上為自己買一身外衣……他的衣服爛得快不能見人了。

      他從女主人那里拿了錢以后,又從一個工匠那里借了一頂破草帽。就一個人冒著朦朦春雨來到街上。

      雨中的大街行人稀稀疏疏,小汽車濺著水急駛而過;遠處,漲水的黃原河發出深沉的嗚咽。

      少平從陽溝泥濘的路上走出來后,先忍不住趴在黃原賓館的大鐵門上。向里面張望了一會——那里面是他所不了解的另一種生活……

      離開這座富麗的建筑物,不知為什么,他猛一下想起了田曉霞。

      是的,他們又在同一城市里了——不遠處就是著名的黃原師專。但他決不會再去找她。人家已經成了大學生,他現在是個攬工小子,怎么能去找她呢!隨著社會地位差距越來越大,過去的那一切似乎迅速地變得遙遠了。

      他想,要是眼下碰見曉霞,雙方一定會有一種陌生感……朋友,看來我們是永遠地分別了!

      少平走到市內最大的一個百貨商店,為自己細心地挑選了一身深藍的卡衣服。他懷著喜悅的心情,把這身玻璃紙包著的服裝夾在胳膊窩里,然后又順著街道閑逛了一會,就返身向陽溝那里走去;買衣服后,他身上就沒幾個錢了,在街上瞎逛蕩還不如回去再睡一覺!

      當他從街上回到那個敞口子窯后,滿窯的工匠仍然睡得象死人一般。

      他從被子旁把黃提包打開,將新買來的衣服放進去。這時候,他才發現了提包里那本《牛虻》——半月來,他已經忘記了從賈老師那里借來的那本書,甚至也忘了他自己是個識字人呢!好,雨天不出工,他現在正好能看這本書了。他內心立刻感到一種顫栗般的激動!

      他很快倒在自己的一堆爛被子里,匆忙地打開了那本書,竟忍不住念出了聲:“亞瑟坐在比薩神學院的圖書館里,正在翻查一大堆講道的文稿……

      下一章:
      上一章:

      71 條評論 發表在“第二部 第13章”上

      1. jj說道:

        每一次都想完成一個偉大目標

      2. 說道:

        歲月長河,流淌過易 逝的青 春 年華。有憂傷,有遐想。

      3. 鼎鍋面說道:

        少平,用莊稼人的吃苦耐勞,解決了最基本的生存問題。看書,永遠是他人生不可分割的重要的組成部分,如果因為繁重的體力勞動,和心愛的書永遠分別,就失去了活著的意義。

      4. 老人說道:

        這是走向社會,真正的人生才剛剛開始。

      5. cary說道:

        “少平于是在書架上挑了一本《牛虻》” 太突兀了吧,怎么就突然出現了一個隨便供少平挑書的書架呢?

      6. 匿名說道:

        《鋼鐵是怎樣煉成的》保爾也看過這本書,《牛虻》啟迪了保爾的革命意識

      7. 匿名說道:

        05年出生的初中生的疑惑:少平為什么強調不要暴露自己以前教師身份呢?做為沒有做過農活的人,突然自發要求干這么重的活,莫非是在自討苦吃?少平如果說出自己文化人的身份,工作會不會好一些呢?

        • 匿名說道:

          強調不暴露教師身份是怕別人以為他沒吃過苦當不了工人。
          的確是自討苦吃,但也完成了他自力更生闖蕩世界的理想。
          另外那時工作不是應聘的是分配的

      發表評論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
      乐彩 www.daogout.com:胶南市| www.dalicun.com:吴旗县| www.jrjhl.com.cn:芦山县| www.boutiquenergizhotel.com:青阳县| www.lidande.com:渑池县| www.porcoespirito.com:南乐县| www.dogalviagra.com:景德镇市| www.yz-tygy.com:长子县| www.tabletite.com:海丰县| www.greatlivecds.com:修武县| www.eamff.com:固阳县| www.foothill-bible.org:梅州市| www.alexanderday.net:左权县| www.jardinestrosset.com:资兴市| www.tjchengdu.com:桃园市| www.mj95988.com:大港区| www.merryzoe.com:虹口区| www.diendankientruc.net:理塘县| www.techidana.com:崇信县| www.meilesou.com:于田县| www.sonleyglove.com:读书| www.telepoisson.com:张北县| www.hg85456.com:宁蒗| www.kyouhu.com:太白县| www.kerala-honeymoon-packages.com:台东市| www.pqwhm.com:昌乐县| www.braedenarnold.com:沅江市| www.asscing.com:浑源县| www.rlphw.cn:隆昌县| www.qipushi.com:阿巴嘎旗| www.usuariointernet.net:沽源县| www.gf665.com:格尔木市| www.12580lv.com:黑山县| www.jacobswelldrilling.net:镇远县| www.cdhkedu.com:宁河县| www.lllkz.cn:明光市| www.hibiscus-cottages.com:读书| www.rudrayogacentre.com:松阳县| www.gutbrodpackaging.com:习水县| www.qbjsc.com:遂宁市| www.zj-meihong.com:龙山县| www.zjoydq.com:崇义县| www.carrentalhurghada.com:龙州县| www.torrezanefelipe.com:宁明县| www.nanopowerindia.com:江油市| www.therapycenterkita.com:昌都县| www.pengdaclothing.com:连平县| www.bytejs.com:迁西县| www.lyhszp.com:米脂县| www.jxzfhj.com:汝城县| www.pnindustry.com:怀来县| www.raysh-ic.com:益阳市| www.levelnsquare.com:南陵县| www.resultsseekers.com:泽库县| www.compassionhealing.com:马鞍山市| www.soledoubtshow.com:边坝县| www.liamjj.com:瓮安县| www.te-tong.com:鹿泉市| www.ddwbw.cn:抚顺县| www.focusmedia-zh.com:菏泽市| www.taifengdianqi.com:西藏| www.dayurexian.com:依兰县| www.jwnal.cn:兴隆县| www.dgjljx.com:久治县| www.cf1000.com:雷波县| www.radiosolmansi.org:岳池县| www.jialeiren.com:张家界市| www.iberobox.com:龙江县| www.sjhrjzfs.com:平湖市| www.cpyuce.com:称多县| www.aasmg.com:上犹县| www.phone-winn4.com:丽江市| www.zhuangshi-qz.com:阿拉善左旗| www.sortpix.com:金沙县| www.electricmassagechair.org:溧水县| www.zcfpw.cn:安达市| www.alamat-sekolah.com:定陶县| www.shfyhg.com:松滋市| www.bangdays.com:西宁市| www.rivercityrugby.com:五常市| www.godsyw.com:兴和县| www.borealmatters.org:巴彦县| www.ate77.com:白朗县| www.biberhapisatinal.com:大方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