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t id="kjo6l"></tt>
  • <rt id="kjo6l"></rt>
    <source id="kjo6l"></source>
  • <cite id="kjo6l"><span id="kjo6l"></span></cite>
    <rt id="kjo6l"><nav id="kjo6l"></nav></rt>
  • <cite id="kjo6l"></cite>

    <rt id="kjo6l"><meter id="kjo6l"></meter></rt>

      路遙作品集
      分享到:

      第二部 第51章

      所屬目錄:平凡的世界 第二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遙

      大署過后,一進入中伏,垂直地懸掛在空中的太陽,幾乎不是放射光芒,而是在噴射火焰了。大地上熱浪滾滾,一片灼人似的炙熱。好在黃土高原有充足的風,這些日子,還不象中部平原那樣晝夜都如同扣在悶熱的蒸籠里,令人窒息。當然,整個白天,如果你在高原烈日下活動,那多半得曬掉一層皮。只是夜幕一旦撲落,大地上常常會吹起涼爽的清風,使人感到這個季節有多么美好……在這個火一般炎熱的季節里,即將在黃原師專畢業的田曉霞,心中也象燃燒著一團火焰。她剛從省報實習回來。她做夢也沒有想到,在省報實習期間,報社的總編輯非常看重她的才華和工作精神,決定通過省高等教育局,要分配她去省報當記者,按他們學校的性質,畢業的學生當然應該分配到黃土高原各地中學去當教師。但每年也總有一兩名特別出眾的學生,以特殊原因被分到了另外的單位。看來田曉霞成了他們這屆畢業生中的幸運兒——誰不愿去當一名記者呢?更何況還要進大城市去工作和生活!

      不用說,立刻就有許多謠言在學校和畢業生中間傳播開來,說曉霞是通過她父親走“后門”才被分到省報的。平心而論,這的確和田福軍無關;因為省報決定要她的時候,并不知道她是黃原地委書記的女兒。

      田福軍夫婦知道這個消息后,也很為他們的女兒高興。事到如今,福軍才猛然覺得,也許他的曉霞最合適的職業就是記者工作!這孩子思路敏捷,知識面也比她哥曉晨寬一些。另外,她性格潑辣,愛跑動,又不怕吃苦——這些都是搞記者工作所需要的。

      實際上,當記者對田曉霞來說,也是她夢麻以求的理想職業!

      沒想到這個理想就這樣變成了現實。命運往往就是如此——有的人事事不順,有的人一順百順!

      分配基本沒什么大問題后,田曉霞愉快得都有點飄飄然了。也許用不了一個月,她就要離開黃原,到省城的報社去報到啦!

      那么,她該怎樣打發在黃原的這一段日子呢?

      她很快想到了孫少平。

      是的,她要盡量多些時間和少平在一塊。她實習回來后還沒顧上去找他。他當然也不知道她已經分到省報去當記者了。

      曉霞想起少平的時候,心中就會涌上一種連她自己也急忙弄不清楚的復雜情緒。毫無疑問,在她已有的生活之中,沒有一個男人象少平那樣使她在感情上有一種親近感。尤其是和他在黃原交往以來,每想到他,心中就會泛起一縷溫熱的情思。她的確還沒有考慮好她和這個人未來的關系會怎樣發展。但她感到她在生活中已經不能再失掉這個人。是的,從家庭和社會地位來說,他們的距離很大;可是從心靈方面說,沒有一個人象他那樣和自己接近。在我們的生活之中,還有什么能比得上人與人心靈的融洽更為珍貴呢?不是家庭、職業、社會地位和其它條件接近的人,相互間心靈就更能接近;而實際上,生活中常有的現象是,兩個人盡管其它方面條件殊異,可心靈卻往往能接近和相通——她和少平正是這樣的。田曉霞決定立刻去找孫少平。

      上次實習走前,少平告訴她,南關柴油機廠的活不久就要完工了。不知他現在是否還在那里?如果他已經離開了,她又上哪兒去找他呢?

      但她又想,有一點是肯定的,他不會離開黃原城。只要他在這個城市里,她就一定要找到他!她在心里調皮地說:哼,孫少平,你插翅難飛!

      其實,孫少平眼下仍然還在南關的柴油機廠干活。不過,用不了多少天,這里也就完工了——他現在正熬煎不久以后他到什么地方再箍個活干哩……當田曉霞找到這里的時候,少平正在工地上拉水泥板。他光著身子,只穿一件短褲,被太陽曬黑的身子流著骯臟的汗泥道。這副樣子站在穿著裙子、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曉霞面前,使他感到十分窘迫。他趕忙把那件比身體還臟的汗衫套在身上。

      很長一段時間了,他一直沒和曉霞見過面。現在她猛然出現在面前,倒使他十分激動。

      旁邊那些赤身裸體的工匠眼饞地看著他和一個漂亮姑娘說話,都忍不住說出一些酸溜的“黑話”來。象上次一樣,少平既有點不好意思,但又感到很驕傲!

      曉霞按捺不住自己的興奮,先趕快把她分配到省報當記者的事告訴了他。

      記者?對孫少平來說,這是記者田曉霞向他報道的第一條新聞——一條讓他震驚的新聞!

      他那激動的情緒剎那間消失了,隨之而來的幾乎是一種無聲的哽咽。是的,她要遠走高飛了。他再一次認識到,即使她和他近在咫尺,可他們之間相隔的距離卻永遠是那么遙遠。

      “你能不能請半天假,咱們一塊出去玩一玩?”曉霞很快看出她自己的好消息在朋友那里引起了什么樣的反響,于是趕快轉了話題。

      “行!”孫少平立刻爽快地說。事到如今,他感到他很快就要和曉霞天各一方了,因此也很想再和她在一塊呆一段時光。他痛切地感到,一種最美好的東西從此將要永遠地從他身邊流逝。是的,流逝。

      “你先在這兒等一下,讓我去換換衣服!”他說著就走過去向站場的工頭請了假,然后兩條腿象抽了筋似地跑回到他住的地方。

      他先在樓下水龍頭上沖了沖身子,便回到房間換了身干凈的衣服,用手指頭匆忙地梳理了一下蓬亂的頭發,就又跑回來了。他沒忘記帶了二十元錢——他要請曉霞在街上的飯館吃一頓飯,以慶賀她到省報去當記者……他們在梧桐樹和漢槐灑下的濃密蔭涼中,相跟著從南關的大街上走過來。

      在影劇院附近,滿懷激情的孫少平,瀟灑地把曉霞帶進了黃原最好的一家飯館。這時候,誰也不會看出來他是個半小時前還滿身黑汗的攬工小子。

      少平讓曉霞坐著,自己跑前跑后,買了四菜一湯,并且提來兩瓶青島啤酒。

      曉霞今天象個乖孩子似的坐在凳子上,眼睛一刻也沒有離開走動著的少平。她感到自己的眼窩有點熱。她第一次這樣安心地坐在飯館里,讓一個男人花錢為她買酒買菜。她長大后從來沒有感到過心情如此輕松,又如此踏實;就象小時候依偎在媽媽的懷里或者伏在爸爸肩背上一樣……酒菜齊備以后,兩個人面對面坐在一張小桌前。少平舉起啤酒杯,微笑著輕聲說:“祝賀你。為你干杯!”

      曉霞無言地把她的杯子在少平的杯子上輕輕碰了一下,視線有點模糊了……

      兩個人不象過去那樣,見面后立刻互相打開話匣子。此刻,他們都默默地碰杯、喝酒、吃菜,很少開口說話。

      這時候,少平想起了高中畢業時,曉霞在原西飯館請他吃的那頓飯。現在,是他在這里請她吃飯。轉眼之間,他們就又踏入了一個人生的新階段!曉霞將再一次進入一個更高層次的生活領域——對她來說,這是很正常的,也是他所希望的。不過,這一切仍然使他心頭泛起一股說不出的苦澀的滋味。他自己的未來會是個什么樣子?還顧說未來呢!過幾天,他就不知該再到何處去落腳。

      正如俗話所說:人比人,活不成。

      但無論怎樣,他還是高興今天能用他自己勞動賺來的錢,在這里請曉霞吃一頓飯。哪怕他今生一世暗淡無光,可他在自己生命的歷程中,仍然還有值得驕傲和懷戀的東西啊!而不至于象一些可憐的鄉下人,老了的時候,坐在冬日里冰涼的土炕上,可以回憶和夸耀的僅僅是自己年輕時的飯量和力氣……

      吃完飯后,曉霞提議他們去上古塔山。這也正好是孫少平所想的!

      于是,兩個人出了飯館,興致勃勃地過了小南河上的水泥橋,沿著一條荒僻的小土路,攀上了高高的古塔山。

      立在古塔旁的邊畔上,烈日烤曬下的黃原城便一覽無余了。從高處觀望,街道、房屋和人的比例都已經縮小,象小人國似的。黃原河與小南河如同一粗一細兩條銀練,閃著耀眼的光輝在老橋附近纏繞在一起,然后到東頭飛機場前面拐過一個大彎,就在遠方的山巒峽谷間消失得無蹤無影了。盡管烈日炎炎,但看見大街上仍然有不少行人——尤其是東關大橋附近,忙碌的人群如同暴風雨前搬家的蟻群一般紛亂……

      少平和曉霞只在塔下立了一會,兩個人便不言不語向山后的樹林中走去。他們一前一后只管向樹林深處走;似乎他們已經約好了一個明確的去處——實際上,是兩顆心不約而同把他們導向一個更為靜謐的地方。

      他們穿過大片低矮的杏樹林,來到古塔后面的一個小山灣里。

      嘈雜喧鬧的市聲馬上被隔在了另一個世界。四周圍靜悄悄毫無聲息,只聽見一兩聲小鳥的啁啾。

      這是一個三面被地楞圍起來的小土圪嶗,長滿了茂密的青草;草間點綴著許多無名小花——紅、黃、藍、紫,一片五彩繽紛。雪白的蝴蝶在花間草叢安心地翩翩飛舞。這地方只長著一棵獨立的杜梨樹,碗口般粗,濃密的樹葉象傘似的投下很大一片蔭涼。

      少平和曉霞走過去,先后坐在樹蔭下。兩個青年的心在狂跳著,臉都紅騰騰的。他們大概意識到,此時此刻,他們來到這樣一個地方意味著什么。

      很長一段時間里,他們仍然都沒有說話。

      太安靜了!靜得叫人能聽見自己的呼吸和心跳聲。一陣涼爽的清風吹來,杜梨樹的枝葉在他們頭上發出沙沙的聲響。由于這里地勢較高,透過密密的杏樹林,可以隱隱地了見九級古塔塔尖上的金屬避雷針,在熾熱的陽光下閃爍著耀目的光芒。

      曉霞順手在草叢中摘下一朵粉紅的打碗碗花,舉在眼前微笑著細細瞅著,似乎那上面有什么景致,有什么十分逗人的情趣。少平兩只手局促地抱著膝頭,一動不動地望著東川空蕩蕩的飛機場。

      “終于畢業了……”曉霞“終于”開口說,“他正坐在教室里,突然有個女同學在門口叫他出來一下……”“女同學?叫他?誰?”少平敏感而驚奇轉過頭,對曉霞這句沒頭沒腦的話感到莫名其妙。

      曉霞仍然微笑著,不看他,只瞅著那朵粉紅色的打碗碗花,繼續說:“是的,是一位女同學叫他出來一下。他出來了。那女同學在教室外面的走道里,對他說:‘有句話我一直想跟你說:十年以后咱倆見一次面吧!’”

      “我敢肯定,你要給我說你的事了。那個女的就叫田曉霞吧?”少平臉漲得通紅,插嘴說。

      曉霞仍然不理他,只管說她的。

      “……那女的說完后,男的問她:‘為什么要見面?’女的說:‘因為我想知道那時候你會變成什么樣子。這些年來我一直很喜歡你……’”

      “你原來要在今天告訴我這么一件事?”少平忍不住又打斷曉霞的話。

      “男的問那女的:‘為什么你以前一直不說呢?’女的說:‘說了又有什么意義?你那么喜歡尼娜!’”曉霞繼續說她的。

      “我不愿聽你們的三角戀愛故事!”少平叫道。“……那男的帳然若失地問道:‘那咱們什么時候,在什么地點見面呢?’‘十年以后,五月二十九日晚上八點在大劇院那排圓柱正中間的通道里。’”

      “不過,黃原劇院那排柱子是方的。十年后大概會變成圓的?”少平的話里含著一種酸味的諷刺。他接著便沉默下來,任憑曉霞去說她的羅曼諦克故事。

      “……‘要是那兒的圓柱是單數怎么辦?’男的問。‘那兒有八根圓柱……’女的說,‘如果我的外貌變化很大,你就憑我那時候的照片來辯認我吧。’”

      “‘好吧,那時候我肯定也是個知名人士了,反正我準是乘我的小轎車來……’”

      “‘那才好呢,到尋時你就帶著我在全城兜風。’”“……就這樣,他們分別了。歲月流逝。后來發生了戰爭……”

      “戰爭?”孫少平看著如癡如醉的田曉霞,驚訝地問。他越來越被她說糊涂了!

      “是的,戰爭,戰爭開始了她從大學輟學進了航校。以后她犧牲了。當年她所愛的那位男同學在軍醫院住院期間,從無線電廣播里聽到授于空軍少校魯勉采娃以蘇聯英雄的稱號……”

      “噢!你這家伙……你原來說的是一個蘇聯故事!”孫少平長長地出了一口氣。

      “可是,這個故事并沒有完。”曉霞仍然瞅著手里的打碗碗花,臉上的微笑不知在什么時候就消失了。

      “……‘生活不斷向前’,作者這樣寫道,‘有時候我會驀然想到我們倆的約會。快到約會期限的那幾天我覺得有一種強烈的不安的感覺,仿佛過去這些年來我一心一意在為這次會面作準備……’”

      “后來呢?”少平輕聲問。

      “后來,他在當年約定的那一天終于如期來到那個大劇院前。他向賣花姑娘買了一束鈴蘭。朝大劇院圓柱正中央的通道走去。圓柱確實是八根……他在那里佇立了片刻,然后把那束鈴蘭送給一個腳穿球鞋,身材纖瘦的灰眼睛姑娘,就驅車回去了……

      “作者后來這樣抒發了自己的感情:‘……剎那間我真想令時光停住,好讓我回顧自己,回顧失去的年華,緬懷那個穿一身短小的連衣裙和瘦窄的短衫的小女孩……讓我追悔少年時代我心靈的愚鈍無知,它輕易地錯過了我一生中本來可以獲得的歡樂和幸福!’”

      “這是一本什么書?在哪里?讓我看一看!”少平從草地上跳起來,對田曉霞喊道。

      曉霞也站起來,用手絹把眼角的兩顆淚珠揩掉,從尼龍布挎包里摸出一本去年出版的《蘇聯文藝》,說:“就在這上面。名字叫《熱尼亞·魯勉采娃》,作者是尤里·納吉賓。

      少平走過去,先沒有接書,立在曉霞面前,渾身微微地抖著。

      曉霞抬起頭來,用熱切而鼓勵的目光望著他。

      他終于張開攬工漢有力的雙臂,把她緊緊地抱住了!她頭埋地他胸前,深情地說:“兩年以后,就在今天,這同一個時刻,不管我們那時在何地,也不管我們各自干什么,我們一定要趕到這地方來再一次相見……”

      “一定。”他說。

      下一章:
      上一章:

      120 條評論 發表在“第二部 第51章”上

      1. 匿名說道:

        多美好的故事,最后卻是一個悲劇,淚目

      2. 匿名說道:

        希望沒有第三部,結局太悲涼,淚目

      3. 說說說道:

        堅定不移繼續向前走!

      發表評論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
      乐彩 www.927945.com:万安县| www.nycfarts.com:南漳县| www.resultsseekers.com:兴文县| www.tranoweb.com:遵化市| www.asklow.com:光泽县| www.aircompressorhose.org:弋阳县| www.getallsites.com:新乡县| www.608755.com:望江县| www.amphorahandbags.com:邯郸市| www.ukvapez.com:宾阳县| www.q2969.com:墨玉县| www.chiemlamdep.com:壤塘县| www.zshuamao.com:朝阳县| www.anapanasatiyoga.net:宝鸡市| www.4455ep.com:安徽省| www.chezspecter.com:芒康县| www.alishido.com:正蓝旗| www.viralinsocialmedia.com:萨嘎县| www.jy-zaoxing.com:卓资县| www.autocrz.com:呼和浩特市| www.webfusionltd.com:南京市| www.sijitc.com:北碚区| www.blmkt-ae.com:南漳县| www.arfengwork.com:扶沟县| www.668246.com:泰和县| www.sh-ble.com:榆社县| www.gdgypvc.com:阿巴嘎旗| www.berniewolfsdorf.com:远安县| www.buchuebersetzungen.com:南丹县| www.9trix.com:广水市| www.pengten518.com:平昌县| www.hearthemlive.com:铜山县| www.seocontest2008.com:通渭县| www.mfhhl.com:綦江县| www.homouie8.com:新乐市| www.brosway-gioielli-it.com:潮州市| www.4fsy.com:巴青县| www.zyfoodmachine.com:定南县| www.020hpgl.com:海丰县| www.aeroflex-cargo.com:吴忠市| www.breakerror.com:南丰县| www.slooking.com:南召县| www.275689.com:北海市| www.theonlynetwork.com:宜黄县| www.miaomi20.com:鸡西市| www.commandotech.com:桃江县| www.springersjourney.com:泸定县| www.weatherkingdom.net:雷州市| www.lavicardesigne.com:龙川县| www.dom19.com:体育| www.listensoulution.com:会同县| www.muslimkitapp.com:漳浦县| www.fuzhuang1717.com:斗六市| www.503sy.com:垦利县| www.shoplocalinverness.com:汽车| www.warnarumah.net:沾化县| www.benhvienungthu.com:延安市| www.holistichealthtalk.com:邵武市| www.canproimmigration.com:仁寿县| www.loupanvip.com:琼结县| www.u2ee.com:乐业县| www.mfkxn.com:龙里县| www.cp6335.com:乳源| www.shufanqie.com:新河县| www.m7559.com:岢岚县| www.absabsolutely.com:镇江市| www.cooperspeed.com:安平县| www.silvermx5.com:噶尔县| www.998cm.com:高唐县| www.gq992.com:呼玛县| www.toptuto.com:涞水县| www.ib118.com:彭州市| www.018448.com:濉溪县| www.msplg.com:贡觉县| www.casamentocarolebruno.com:平果县| www.jljtf.com:山阳县| www.table-nico.com:龙岩市| www.saveattorney.com:都匀市| www.zhjdyx.com:房山区| www.huangshouqi.com:天等县| www.katherineboliek.com:朝阳区| www.yjhlqlyj.com:井冈山市| www.my-testimony.org:宜春市| www.tswtchkviii.net:新干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