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t id="kjo6l"></tt>
  • <rt id="kjo6l"></rt>
    <source id="kjo6l"></source>
  • <cite id="kjo6l"><span id="kjo6l"></span></cite>
    <rt id="kjo6l"><nav id="kjo6l"></nav></rt>
  • <cite id="kjo6l"></cite>

    <rt id="kjo6l"><meter id="kjo6l"></meter></rt>

      路遙作品集
      分享到:

      第一部 第3章

      所屬目錄:平凡的世界 第一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遙

      驚蟄過后很長一段日子,盡管節令也已經又越過了春分,但連綿的黃土高原依然是冬天的面貌。山野里草木枯黑,一片荒涼。只是夜晚的時間倒明顯地縮短了。

      一直到了四月初,清明節的前一天,突然刮起了一場鋪天蓋地的大黃風。風刮得天昏地暗,甚至大白天都要在房子里點亮燈。根據往常的經驗,這場黃風是天氣變暖的先兆。是的,從節令來看,也應該有些春天的跡象了。

      清明那一天,黃風停了。但天空仍然彌漫著塵埃,灰漠漠一片籠罩著天地。

      以后緊接著的幾天,氣候突然轉暖了。人們驚異地發現,街頭和河岸邊的柳樹不知不覺地抽出了綠絲;桃杏樹的枝頭也已經綴滿了粉紅的花蕾。如果留心細看,那向陽山坡的枯草間,已經冒出了一些青草的嫩芽。同時,還有些別的樹木的枝條也開始泛出鮮亮的活色,鼓起了青春的苞蕾,象剛開始發育的姑娘一樣令人悅目。

      孫少平的日子過得和往常差不多:吃黑高粱面饃;看借來的課外書;在城里的各個地方轉悠。他繼續把看完的書又借給郝紅梅看。他們兩個人現在的交往,倒比開始時自然多了,并且對對方的一些情況也有了解。

      時間長了一些,班上同學之間也開始變得熟悉起來。他和鄉里來的一些較貧困的學生初步建立起了某種友誼關系。由于他讀書多,許多人很愛聽他講書中的故事。這一點使孫少平非常高興,覺得自己并不是什么都低人一等。加上氣候變暖,校園里已經桃紅柳綠,他的心情開朗了許多。而且他的單衣薄裳現在穿起來倒也正合適,不冷不熱。除過肚子照樣填不飽外,其它方面應該說相當令人滿意了。

      這天下午勞動,全班學生在學校后面的一條拐溝里挖他們班種的地。不到一個小時,孫少平就感到餓得頭暈眼花。他有氣無力地掄著鐮頭,盡量使自己不落在別人的后面。

      好不容易熬到快要收工的時候,他們村的潤生突然來到他眼前,說:“少平,我姐中午來找我,說讓我把你帶上,下午到我二爸家去一下。她說有個事要給你說。我姐還說讓你下午別在學校灶上吃,到我二爸家去吃飯……。”潤生說完這話,就又回到他挖地的地方去了。

      孫少平一下子被這意外的邀請弄得不知所措。

      潤生的姐姐叫他有什么事呢?而且還叫他到她二爸家去!

      這使他感到惶恐不安——潤生他二爸是縣革委會的副主任,在縣上可是一個大人物。有時他二爸路過回村子,坐的都是吉普車呢。記得當時他常常想走近去看看停在公路邊的小車,都嚇得不敢去,何況現在要叫他去他們家吃飯呢!

      不過,他對潤生的姐姐潤葉倒懷有一種親切的感情。盡管潤葉她爸是他們村的支部書記,她二爸又是縣上的領導,門第當然要高得多,但潤葉姐不管對村里的什么人都特別好。而最主要的是,潤葉姐小時候和他大哥一塊耍大,又一起念書念到小學。后來潤葉姐到縣城上了中學,而哥哥因為家窮回村當了農民。但潤葉姐對哥哥還象以前一樣好。后來潤葉姐在縣上的城關小學教了書,成了公家人,每次回村來,還總要到他們家來串門,和哥哥拉家常話。她每次來他們家都不空手,總要給他祖母帶一些城里買的吃食。最叫全村人驚訝的是,她每次回村來,還提著點心來看望她戶族里一個傻瓜叔叔田二。田二自己傻不說,還有個傻兒子,父子倆經常在窯里屙尿,臭氣熏天,村里人一般誰也不去他家踏個腳蹤;而潤葉姐卻常提著點心去看他們,這不得不叫全村人夸贊她的德行了。

      相比之下,潤葉她爸倒沒有她在村里威信高。由于父親和哥哥性子都很耿直,少不了常和書記頂頂碰碰,因此他們兩家的關系并不怎么好。但潤葉姐卻始終和他們家保持著一種親密關系。也許因為這一點,平時書記才沒有過分地和他們一家人過不去。少平在內心一直對潤葉姐充滿了尊敬和感激。

      按說,潤葉姐要求他的事,他都應該按她說的做。但現在叫他到她二爸家去吃飯,他倒的確有點惶恐和為難了。他想到他穿這么一身破爛衣服,要跑到尊貴的縣領導家里去作客,由不得一陣陣心跳耳熱。

      一直到收工回了宿舍,學校馬上要開飯的時候,孫少平還是拿不定主意。他想他如果不去,就太對不起潤葉姐了,況且潤葉姐還有話要對他說呢;他不去,說不定還會誤了潤葉姐的什么事。如果去,他又感到有點懼怕。他長這么大。還沒到這么大的領導家里去過,更不要說還要在人家家里吃飯。另外,他感到他的這身衣服也太丟人了。

      他突然想到了一個折中的辦法:他先不去潤葉姐二爸家吃飯。等他在學校吃完飯后,過一段時間,他直接到城關小學去找潤葉。這樣既見了潤葉姐,又可以不去她二爸家。至于城關小學,他知道就在中學下面不遠的地方,他前一段瞎轉悠的時候還到這小學的操場上去過。

      他這樣決定以后。又想到潤生說不定馬上就要叫他來了,因此不能呆在宿舍里得找個地方去躲一躲。

      他很快出了宿舍,來到院子里。

      到哪里去呢?現在還沒開飯——就是開了飯,他也要等別人吃完以后才去。這期間還有一段時間,反正總得找個去處。

      他于是出了南邊總務處旁邊的一個小門。來到學校圍墻外面。他沿著墻根向西面的一個小溝岔走去。

      孫少平在這小山溝里消磨了一陣時間,并且還折了一枝發綠的柳枝,做了一只哨子,噙在嘴里吹著——他身上顯然還有些孩子氣。

      他約摸別人已經打完飯后,才從那個小門進了校園,來到飯場上。他走到饃筐前,看見里面只留了兩個黑面饃——這說明郝紅梅已經把自己的兩個拿走了。

      他取了這兩個黑饃,向宿舍走去。他想,等他吃完這兩個饃,再喝一點開水,就去小學找潤葉姐呀;也許那時潤葉姐還沒從她二爸家返回學校,但這不要緊,他可以在她門外等一等。

      孫少平這樣想著,拿著兩個黑饃走到了他宿舍的門口。

      他在門門一下子愣住了:他看見潤葉姐正坐在他宿舍的炕邊沿上,望著他發笑——顯然在等他回來。

      少平一下子連話也說不出來了。倒是潤葉姐走上前來,仍然笑著說:“我讓潤生叫你到我二爸家去,你怎么不來呢?”“我……”他不知說什么才對。

      潤葉姐敏捷地一把從他手里奪過那兩個黑饃,問:“哪個是你的碗?”

      他指了指自己的碗。

      她把饃放在他碗里,說:“走,跟我吃飯去!”“我……”

      潤葉已經過來,扯著他的袖口拉他了。

      現在沒辦法拒絕了,少平只好跟著潤葉姐起身了。

      他一路相跟著和潤葉姐進了縣革委會的大門。進了大門后,他兩只眼睛緊張地掃視著這個神圣的地方。縣革委會一層層窯洞沿著一個個斜坡一行行排上去,最上面蹲著一座大禮堂,給人一種非常壯觀的景象。在晚上,要是所有的窯洞都亮起燈火,簡直就象一座宏偉的大廈。

      現在,少平看見最上面一排窯洞的磚墻邊上,潤生探出半截身子正看著他們往上走。潤生抽著紙煙,不老練地彈著煙灰。田福堂的這個寶貝兒子剛一進城,就把干部子弟的派勢都學會了。

      少平跟潤葉進了她二爸家的院子,潤生走過來對他說:“我到宿舍找了你兩回,你到哪里去了?”

      少平有點不好意思,說:“我……去給學校還镢頭去了。”他一邊撒謊,一邊瞥了一眼這家著名人物的院子:一共四孔窯洞,一個不大的獨院;墻那邊看來還住著另外幾家領導,格局和這院子一模一樣。院子東邊有個小房,旁邊壘一堆炭塊,顯然是廚房。院子西邊有個小壇,一位穿灰毛線衣的人正拿把鐵锨翻土。他以為這就是潤葉她二爸。仔細一看,是位頭發花白的老干部,他并沒見過。

      他心慌意亂地跟潤葉進了邊上的一孔窯洞。潤生說他要去看電影,和他打了個照面就走了。

      潤葉讓他坐在一個方桌前,接著就出去為他張羅飯去了。現在他一個人坐在這陌生的地方,心還在咚咚地跳著。兩只手似乎沒個擱處,只好規規矩矩放在自己的腿膝蓋上。還好,這屋子里沒人。他環顧四周,發現這窯洞里不盤炕,放著一些箱子、柜子和其它雜物。窯洞不小,留出很大一塊空間。這張方桌的四周擺著一圈椅子、凳子,顯然是專門吃飯的地方。

      正在這時,他聽見外面有個女的和潤葉說話。聽見潤葉叫這人二媽,少平便知道這是田主任的愛人——聽說她在縣醫院當大夫,動手術非常能行,老百姓到縣醫院治病,都搶著找徐大夫。

      聽見徐大夫聲音很大地喊著說:“爸,你怎不穿棉衣?小心感冒!”又聽見一個老人甕聲甕氣地回答說:“我不冷……”少平估計這就是他剛才在院子花壇邊看見的那個翻土的老頭——原來這是田主任的老丈人。

      不一會,潤葉便端著一個大紅油漆盤子進來了。

      他趕忙站起來。潤葉把盤子放在方桌上,然后把一大碗豬肉燴粉條放在他面前,接著又把一盤雪白的饅頭也放在了桌子上。她親切地用手碰了碰他的胳膊,說:“快坐下吃!我們已經吃過了,你吃你的,我出去刷一下碗筷。不要怕,好好吃,我知道你在學校吃不好……”她拿著木盤出去了。

      孫少平的喉眼骨劇烈地聳動起來。肉菜和白饃的香味使他有些眩暈。

      他坐下來,拿起筷子,先長長地吐了一口氣。他什么也不想了,悶著頭大口大口地吃起來,感謝潤葉姐把他一個人留在這里,否則他吃這頓好飯會有多別扭!

      他把一大碗豬肉粉條刨了個凈光,而且還吞咽了五個饅頭。他本來還可以吃兩個饅頭,但克制住了——這已經吃得不象話了!

      他放下碗筷,感到肚子隱隱地有些不舒服。他吃得太多太快了;他那消化高粱面饃的胃口,經不住這種意外的寵愛。

      他從凳子上立起身來,在腳地上走了兩步。這時,潤葉姐進來了,她后邊還跟進來一個姑娘,對他笑了笑。潤葉姐對他說:“這是曉霞,我二爸的女子。你不認識?她也是才上高中的。”

      “你和潤生是一個班的吧?”田曉霞大方地問他。“嗯……”少平一下子感到臉象炭火一般發燙。他首先意識到的是他的一身爛臟衣服。他站在這個又洋又俊、穿戴漂亮的女同學面前,覺得自己就象一個叫化子到她家門上討吃來了。

      潤葉收拾他的碗筷,曉霞熱情地給地泡茶。

      曉霞把茶杯放在他面前,說:“咱們是一個村的老鄉!你以后沒事就到我們家來玩。我長了十七歲,還沒回過咱村呢!什么時間我跟你和潤生一起回一次咱們雙水村……我是高一〈2〉班的,聽潤生說過咱村還來了兩個同學,都分在高一〈1〉班了,也沒去認識你們。你看,我這個老鄉真是太不象話了!”

      曉霞用一口標準的普通話連笑帶說。她的性格很開朗,一看就知道人家是見過大世面的人!少平同時發現,田曉霞外面的衫子竟然象男生一樣披著,這使他感到無比驚訝。

      他立在腳地上,仍然緊張得火燒火燎。等潤葉把他的碗筷送到廚房重新返回來的時候,他趕快對她說:“姐,沒什么事我就走呀……”

      潤葉大概也看出了他的窘迫,笑著說:“我還沒跟你說話呢!”

      少平這才想起,潤葉姐不光是叫他來吃飯的,她還有事要給他說哩!

      潤葉姐看來很理解他的難處,馬上又說:“那好,我去送送你,咱們路上再說。”

      “喝點水再走吧!”曉霞把水杯往他面前挪了挪。“我不渴!”他象農民一樣笨拙地說。

      曉霞露出兩排白牙齒笑了,說:“那我這杯水算是給你白倒了!”

      少平立刻意識到這是一句略帶揶揄意味的玩笑話。這種玩笑話實際上是一種親切的表示。不過,這卻使他更拘束了,竟然滿臉通紅,無言對答。

      曉霞看他這樣難為情,趕忙笑著給他點了點頭,就出去了。

      他于是就和潤葉姐相跟著起身回學校去。

      當他們走到縣革委會大門口的時候,迎面碰上了回家的田主任。少平認識潤葉她二爸——他有時路過常回村子里來。“你還沒吃飯哩?”潤葉問她二爸。

      “剛開完會……”這位縣領導五官很象他哥田福堂,只是頭發背梳著,臉面也比他哥和善多了。

      “這是誰家的娃娃?”田主任指著他問潤葉。

      “這就是咱村少安他弟弟嘛!也是今年才上的高中……”潤葉說。

      “噢……孫玉厚的二小子!都長這么大了。和你爸一樣,大個子!……是不是和曉霞一個班?他扭頭問潤葉。

      “和曉霞不一個班,和潤生是一個班。”潤葉回答他。“咱村里還有誰家的娃娃來上高中了?”田主任又問少平。少平拘束地摳著手指頭,說:“還有金波。”

      “金波?他的娃娃……”

      少平頭“轟”地響了一聲,知道他回答問題不準確。潤葉嘿嘿笑了,趕忙對二爸說:“金波是金俊海的小子。”田主任也笑了,說:“噢噢,俊海在地區運輸公司開車……天這么黑了,到家里吃飯去嘛!”他招呼少平說。潤葉說:“已經吃過了。我去送送他!”

      “那好。常來啊……”田主任竟然伸出了手要和少平握手。

      少平慌得趕緊把手伸了出去。田主任握了握他的手,笑著點點頭,就背抄起胳膊轉身回家去了。

      少平在衣服襟子上把右手冒出的汗水揩了揩,就跟潤葉來到通往中學的石坡路上。

      走了一段路以后,潤葉突然問他:“你這個星期六回不回家去?”

      “回。”他回答說。

      “你回去以后,給你哥說,讓他最近抽個空,到我這里來一下……”她說話的時候,也不看他,頭低著,用腳把一顆碎石塊踢得老遠。

      少平一時想不開她叫他哥來做什么。既然潤葉姐不明說,他也不好問。他只是隨便說:“家里一爛包,怕他抽不開身……”

      “不管怎樣,無論如何叫他最近來一次!一定把這話給他捎到!叫他到城里后,直接到小學來找我!”她態度堅決地對他說。

      少平知道,他哥看來非來不行了,就認真地對潤葉姐說:“我一定把你的話捎給他!”

      “這就好……”她親切地看了他一眼。

      天開始模模糊糊地黑起來了。城市的四面八方,燈火已經閃閃爍爍。風溫和地撫摸著人的臉頰。隱隱地可以嗅到一種泥土和青草芽的新鮮味道。多么好呀,春夜!

      現在,潤葉姐把他送到了學校的大門口。她站定,說:“你快回去……”說完這話后,便從自己的衣袋里摸出個什么東西,一把塞進他的衣袋,旋即就轉過身走了。走了幾步她才又回過頭說:“那點糧票你去換點細糧吧……”

      少平還沒有反應過來這是怎么一回事,潤葉姐就已經消失在坡下的拐彎處了。

      他呆呆地立在黑暗中,把手伸進自己的衣袋,緊緊地捏住了那個小紙包。他鼻子一酸,眼睛頓時被淚水模糊了……

      下一章:
      上一章:

      349 條評論 發表在“第一部 第3章”上

      1. 幫辦說道:

        剛上初中時,家里沒錢交學費。老是被班主任點名。開學一個月了,沒交錢的同學沒新書。老師實在沒辦法。問我:你爸能扎掃帚不?叫你爸扎10幾把掃帚來,每把0.15元,抵學費。就這樣,我上初一的第一次學費是用我爸扎的掃帚抵的學費。

      2. 過望的歲月說道:

        似曾相識的情景,猶在眼前

      3. 眼睛不舒服說道:

        如果我是他大哥 有這樣一個姑娘對我用情極深 還在物質上有幫助 那我肯定不會答應和她在一起的,因為不想她為我付出這么多跟了我可能還會過苦日子,我不想她過苦日子。

        • 云玖說道:

          所以他倆沒在一起,少安也是這般打算的,最終和誰我忘了,但卻是個好女子辦磚廠,倒了,又好了,可惜后來磚廠好了,大妹子卻走了

      4. 白竹說道:

        小時候看不懂,這是潤生喜歡少平他哥呀!

      5. 離世陌路人說道:

        年少的那份惴惴不安,有些理解。 在碰到自己以為的大人物時,總是會有些拘謹,但那些大人物其實并不在意許多。可能因為年少的我們遇到的太少,所以每一次都會拘謹的不得了,入世久了,就少了那份敬畏,卻也少了那份純真。

        潤葉愛屋及烏,對少平很好,也有些氣不過少平哥哥,大概是因為哥哥的不理罷,還沒有看到,只是猜測下。
        不知道曉霞,紅梅,少平會有怎樣的故事,現在的愛情劇看多了,學會了不必要的瞎想,一男一女就覺得應該在一起,但生活中,不過是路人罷了。

        少平,會有怎樣的未來,未來的篇幅徐徐展開

      6. star說道:

        如果曉霞喜歡少平,紅梅也喜歡少平,那少平會怎樣做出選擇呢

        • 郭老師吃彌胡桃說道:

          你個傻X

          • 哎這真好看說道:

            太有感觸了,小時候我家是全村最窮的之一,而我最好的好朋友家,是最早踏進小康生活的,還記得第一次進他家的二樓,那種豪華氣派真的是讓我心跳耳熱,手足無措,一句話都沒敢說,他的姐姐也很熱情,給我遞來很多好吃的。。。我的經歷與少平是何等的相似啊。

      7. 煙火說道:

        小時候 的窮困依依在目,我是一個女孩,沒有鞋穿,是姐姐到合作社撿人家賣掉的孩子鞋給我穿,當時心里可美了,上學時被同學認出是她的鞋,我還說這是表姐給我的,現在的生活,是那個年代不可想象的。

      8. 風很大說道:

        潤葉姐端著飯菜進來的樣子,對孫少平來說就像一個天使。

      9. 說道:

        哈哈哈哈

      10. 愛吃貓的魚說道:

        想了想我們老師講的大概情節.感覺好多遺憾啊

      11. 圓圓說道:

        一口氣吃了5個白面饃饃,他那消化高粱面饃饃的胃顯然受了恩寵,一下子接受不了。形象的書寫,不禁回憶起很多往事。

      12. 匿名說道:

        他放下碗筷,感到肚子隱隱地有些不舒服。他吃得太多太快了;他那消化高粱面饃的胃口,經不住這種意外的寵愛。

      13. 2015奧特曼說道:

        aaaaaaaaaa寫的太多了 看著眼睛疼

      發表評論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
      乐彩 www.5517vpn.com:白水县| www.daogou001.com:额尔古纳市| www.acssecuritygroup.com:巴林右旗| www.basicherbals.com:筠连县| www.tt-kk-ss.com:通化市| www.semhb.com:南宁市| www.apachasdesign.com:都匀市| www.mfhmn.com:盐边县| www.gymdaisy.com:德兴市| www.hsx-hsx.com:仙游县| www.jisemm.com:乐都县| www.shuneiyi.com:晋江市| www.vennaresidence.com:司法| www.cccmlogistics.com:武陟县| www.toreadmoto.com:南汇区| www.bestkitchenkniveslist.com:叙永县| www.chuech-photo.com:舟曲县| www.3dcursors.com:赞皇县| www.xx4y.com:德化县| www.hisfountain.net:沈阳市| www.worldofps.com:濉溪县| www.dechavanne.net:巨野县| www.jsahs.com:慈溪市| www.jieseteng.com:海门市| www.ixdroid.com:阿荣旗| www.jamesstephenshurling.com:湛江市| www.latest-deals.org:兴安县| www.pj88851.com:乌兰县| www.sdgfgj.com:莆田市| www.cjcfootball.com:特克斯县| www.74li.com:惠安县| www.es5u.com:阳春市| www.zhiminjia.com:福海县| www.thecreditscholar.com:穆棱市| www.ohmygodvideo.com:西乡县| www.galbia.com:永安市| www.benhvienungthu.com:永州市| www.jipiao126.com:邢台市| www.guitarquest.net:庄河市| www.114767.com:湖南省| www.n9878.com:永福县| www.hkajwx.com:汝城县| www.tgase.com:兴义市| www.shyfgy.com:屏边| www.ay-maplastik.com:大宁县| www.debydebo.com:曲靖市| www.maison-den-haut.com:大关县| www.alemdagemlakkonut.com:延边| www.mingyunjiaoxiangqu.com:措美县| www.qz336.com:清涧县| www.mm7gg.com:张家港市| www.mmm522.com:雅安市| www.hzs66.com:栾城县| www.y9938.com:尉氏县| www.unitylinx.com:留坝县| www.acssecuritygroup.com:大庆市| www.maltavizesi.net:成武县| www.absabsolutely.com:金平| www.nanopowerindia.com:女性| www.curtisdemarce.com:明溪县| www.kyoteam.com:葫芦岛市| www.arcondb.com:张北县| www.j5dd.com:盐池县| www.zckhw.cn:仙桃市| www.cp3676.com:登封市| www.prfacadier.com:舒兰市| www.grammylist.org:东城区| www.uu-i.com:梧州市| www.alpacitnz.com:郑州市| www.557934.com:卓资县| www.180xu.com:同仁县| www.orchardbeachcarshow.com:邻水| www.tonivlee.com:清水河县| www.yczygl.com:镇康县| www.latest-deals.org:庆云县| www.aroyalhangover.com:布拖县| www.kdjbw.cn:潍坊市| www.q8685.com:尖扎县| www.amysplaceforyouth.org:公主岭市| www.nexlinkz.com:马鞍山市| www.johncusick.com:花莲市| www.fiveneoi.com:汶川县| www.comapt.com:广水市| www.o-pipe.com: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