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t id="kjo6l"></tt>
  • <rt id="kjo6l"></rt>
    <source id="kjo6l"></source>
  • <cite id="kjo6l"><span id="kjo6l"></span></cite>
    <rt id="kjo6l"><nav id="kjo6l"></nav></rt>
  • <cite id="kjo6l"></cite>

    <rt id="kjo6l"><meter id="kjo6l"></meter></rt>

      路遙作品集
      分享到:

      第一部 第14章

      所屬目錄:平凡的世界 第一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遙

      孫少安好不容易把家里和隊里的事安排停當,才抽開身到城里來了。

      前兩天,他趕著把家里自留地的南瓜和西葫蘆都種上了。為了趕時間,他還把他媽和他姐也叫到地里幫忙。父親在基建會戰工地,又被強制給他姐夫陪罪,請不脫假。他不能錯過播種季節。南瓜西葫蘆,這是全家人一年最重要的一部分糧食。他還在自留地利用陰雨天修起的那幾畦水澆地里,種了點夏土豆,又種了兩畦西紅柿和黃瓜。這些菜一般家里不吃,是為了將來賣兩個零用錢的。

      至于隊里的事,那就更多了。冬小麥已經返青,需要除草和施肥,尿素和硫酸銨比較簡單,撒在地里就行了,但碳酸銨要用土埋住,否則肥效發揮不了作用。需要好好把這些事安頓給副隊長田福高,不敢讓社員應應付付了事。另外,還要趕緊開始種黑豆和小日月玉米……直到他坐在過路回家的金波父親的汽車上往縣城去的時候,還覺得有許多事沒有安排妥當……現在,他已經到潤葉的宿舍里了。

      這是他頭一次到城里單位來找她。盡管是老熟人,總還覺得有些拘束。

      潤葉已經給他打好了一盆洗臉水,水盆里泡了一條雪白的毛巾。

      他猶豫地笑笑,說:“我不洗了……”

      “快洗!坐了半天車,洗洗臉清朗!”潤葉命令他說。“這么白的毛巾,我一次就給你洗黑了。”他只好走到臉盆前。

      “你看你!這有個什么哩!黑了我再洗嘛!干脆,讓我再提些水,你把頭也洗一下!”

      “不了,不了。”少安一邊洗臉,赴忙拒絕讓他洗頭。他的頭在這點臉盆里能洗干凈嗎?

      少安洗完臉后,潤葉立刻說:“走,咱們到街上食堂吃飯去!”

      “我已經吃過了。”

      “你大概早上吃過了!”

      少安不好意思地笑了。她太熟悉他了,什么事也別想瞞她。

      他們一塊相跟著往街上走。少安現在才發現潤葉身上有些變化,似乎一下子老成多了。他半天才留意到潤葉已經不梳辮子,變成了剪發頭。這倒使他感到對她有點陌生。是的,隨著光陰荏苒,每個人都在變化。這又一次使他強烈地感到,他們的童年早已經流逝,兩個人都成大人了。不知為什么,他猛然間又記起了那時候她給他補破褲子的情形,便忍不住“嘿嘿”地笑出了聲。

      “少安哥,你笑什么哩?”走在旁邊的潤葉問他。她白凈的臉蛋上泛出興奮的紅暈,靦腆地微笑著。

      “沒什么……”他的臉也熱烘烘的。

      少安和潤葉走在一起,就象他有時引著蘭香在山里勞動一樣,心中充滿了親切的兄妹感情。真的,他看待潤葉就象看待自己的親妹妹一樣。人活著,這種親人之間的感情是多么重要,即使人的一生充滿了坎坷和艱辛,只要有這種感情存在,也會感到一種溫暖的慰藉。假如沒有這種感情,我們活在這世界上會有多么悲哀啊……他跟著潤葉進了縣城最大的國營食堂。午飯時間已經過了,食堂里現在沒有什么人。

      少安趕忙撲到售票處去買飯,結果被潤葉一把扯住了。她把他硬拉在一張飯桌前,讓他坐下,說:“你到我這里就是客人!怎么能讓你買飯呢!”

      少安有點窘。在這樣的場合,他不買飯覺得有損自己男子漢的自尊。他現在身上帶著錢,除過家里的拾元外,他還借了隊里的二十元公款。他走時并沒有準備在潤葉這里吃飯。他對要去買飯的潤葉說:“我聽少平說,外國人男女一塊上街吃飯,都是男人掏錢買……”

      潤葉笑了,一邊轉身去買飯,一邊又扭過頭對他說:“咱們中國男女平等!”

      她買回來一堆飯菜,擺了一大桌子。

      少安說:“買得太多了,別說咱們兩個人,就是四五個人也吃不完。”

      “我已經吃過了,這都是你一個人的!”潤葉坐在他旁邊說。

      “啊?”少安驚訝地看著她,說:“這……”

      “不要緊,吃不完剩下算了。你快吃!現在已過了中午,你肯定餓了。”

      他剛開始吃飯,潤葉又站起來,說:“噢,我忘了給你買點酒!”

      他趕忙說:“我不會喝酒!你快坐下,也吃一點。”

      潤葉坐在他旁邊,沒有動筷子,只是親切地看著他吃。

      他低頭吃著飯,但感覺潤葉一直在盯著看他,使他有點不好意思。他抬起頭來,看見潤葉把自己的頭扭過去一點,臉紅得象充了血似的。她似乎意識到了自己的臉色,趕忙給他解釋說:“今天我二媽她爸過生日,我喝了幾杯葡萄酒,上臉了……”

      少安相信她的話,沒在意地又低頭吃他的飯。

      盡管他吃了不少,但最后桌子上還是剩了一堆。如果是他一個人,他就會把這剩下的所有東西,都裝進他那個毛巾布袋,或者帶到中學送給少平,或者帶回家讓家里其他人吃——這都是些好東西啊!

      但今天不能。這是潤葉買的飯。就是他自己掏錢買的,只要潤葉在,他也會象大方的城里人一樣丟下不要了。他總算還念過幾天書,不會俗氣到可笑的程度。

      吃完飯后,他和潤葉來到街上。本來他想很快給潤葉談他姐夫的事,但他又想,還是應該先等潤葉給他為了她的事以后,他再說自己的事也不遲。

      走到要回小學的那條巷口時,潤葉突然說:“少安哥,你剛吃完飯,咱們到城外面去走一走。”

      少安不好拒絕她,但又覺得有些別扭。兩個男女一塊相跟著遛達,叫眾人看著不美氣。可又一想,這城周圍又沒人認識他,走一走就走一走,怕什么!他和潤葉是一個村的老鄉,又是老同學,這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哩!

      于是,他們就相跟著一塊出了那座清朝年間修建的古老破敗的東城口,又下了一個小土坡,來到了繞城而過的縣河灘里。

      初春解凍的原西河變得寬闊起來,浩浩蕩蕩的水流一片渾黃。在河對面見不到陽光的懸崖底下,還殘留著一些蒙著灰塵的骯臟的冰溜子。但在那懸崖上面的小山灣里,桃花已經開得紅艷艷的了。河岸邊,鵝黃嫩綠的青草芽子從一片片去年的枯草中冒了出來,帶給人一種盎然的生機。道路旁綠霧蒙蒙的柳行間,不時閃過燕子剪刀似的身姿。不知從什么地方的山野里,傳來一陣女孩子的信天游歌聲,飄飄蕩蕩,忽隱忽現——

      正月里凍冰呀立春消,二月里魚兒水兒水上漂,水呀上漂來想起我的哥!

      想起我的哥哥,

      想起我的哥哥,想起我的哥哥呀你等一等我……少安和潤葉相跟著,沿著原西河畔的一條小路,往河上游的方向走著。他們沉浸在明媚的春光中,心情無限地美妙。這倒使他們一時沒有說什么話。

      “你走慢一點嘛!我都攆不上你了!”潤葉終于揚起臉對少安笑著說。

      少安只好把自己的兩條長腿放慢一點,說:“我山里洼里跑慣了,走得太慢急得不行。”

      “呀,你快看!”潤葉指著前面的一個草坡,大聲喊叫起來。

      少安停住腳步,向她手指的地方望去。他什么也沒看見。他奇怪地問:“什么?”

      “馬蘭花!看,藍格瑩瑩的!”

      少安還以為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哩。原來是幾朵馬蘭花。這些野花野草他天天在山里看得多了,沒什么稀罕的。潤葉已經跑過去,坐在那幾叢馬蘭花的旁邊,等他過來。

      他走到她身旁。她說:“咱們在這兒坐一會。”

      他只好坐下來,把兩條胳膊幫在胸前,望著草坡下渾黃的原西河平靜地流向遠方。

      潤葉摘了一朵馬蘭花,在手里擺弄了半天,才吞吞吐吐說:“少安哥,我有個急人事,想對你說一說,讓你看怎么辦……”

      少安扭過頭,不知道她遇到了什么困難,就急切地等待她說出來。他知道這就是潤葉捎話叫他來的那件事。潤葉臉紅得象發高燒似的,猶豫了一會,才說:“……我二媽家給我啾了個人家。”

      “什么……人家?”少安一時反應不過來她說的是什么。“就是……縣上一個領導的兒子……”潤葉說著,也不看他,只是紅著臉低頭擺弄那朵馬蘭花。

      “噢……”少安這下才明白了。他腦子里首先閃過這樣一個概念:她要結婚了。

      潤葉要結婚了?他在心里又吃驚地自問。

      是的,她要結婚了。他回答自己說。

      他心里頓時涌上一股說不出的味道。他把自己出汗的手輕輕地放在有補釘的腿膝蓋上,兩只手甚至下意識地帶著一種憐憫撫摸著自己的腿膝蓋。

      你這是怎了?唉……

      他馬上意識到他有些不正常。他并且對自己這種情緒很懊惱。他現在應該象大哥一樣幫助潤葉拿主意才對。她專門叫他到城里來,也正是她信任他,才對他說這事哩!他很快使自己平靜和嚴肅起來,對她說:“這是好事。人家家庭條件好……那個人做什么工作哩?”

      “可我不愿意!”潤葉抬起頭來,帶著一種驚訝和失望的表情望了他一眼。

      “不愿意?”少安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不愿意就算了,這又有什么難的哩?“這事主意要你拿哩……”他只好這樣說。

      “我是問你,你看怎么辦?”她抬起頭,固執地問他。

      少安簡直不明白這是怎么了。他掏出一條紙片,從口袋里捏了一撮煙葉,迅速卷起一支煙棒,點著抽了幾口,說:“那你不愿意,不就算了?”

      “人家糾纏我,我……”潤葉難受地又低下了頭。“糾纏?”少安不能明白,既然女的不同意,男的還糾纏什么哩?城里人的臉怎這么厚?

      “你是個死人……”潤葉低著頭嘟囔說。

      少安感到很內疚。潤葉需要他幫助解決她面臨的困難,但他在關鍵的時候卻無能為力。唉,這叫他怎么辦呢?要么讓他去把糾纏她的那小子捶一頓?可人家是縣領導的兒子,再說,他憑什么去捶人家呢?哼!如果將來蘭香長大了,有人敢這樣,他就敢去捶他個半死!

      他看見潤葉一直難受地低著頭,急忙不知怎樣安慰她,就急躁地說:“唉,要是小時候,誰敢欺負你,我就早把拳頭伸出去了!你不記得,那年咱們在石圪節上高小,有個男同學專意給你身上扔籃球,我把那小子打得鼻子口里直淌血……再說,那時候,你要是看哪個土崖上有朵山丹丹花,或者一缽紅酸棗,要我上去給你摘,那我都能讓你滿意……可現在,可這事……”

      潤葉聽他說著,突然用手捂住自己的臉哭了。

      少安慌得不知如何是好,把半支沒抽完的煙卷扔掉,又趕快卷另一支。

      過了一會,潤葉用手絹把臉上的淚痕抹去,不再哭了。剛才少安的話又使她深切地記起她和他過去那難以忘卻的一切……

      唉,她因為少女難以克服的羞怯,眼下一時不知怎樣才能把她的心里話給少安哥說清楚。她原來看小說里的人談戀愛,女的給男的什么話都敢說,而且說得那么自然。可是,當她自己面對心愛的人,一切話卻又難以啟唇。她對少安麻木不仁感到又急又氣。多聰明的人,現在怎笨成這個樣子?可話說回來,這又怎能怨他呢!她說的是別人追她,又沒給他說明她對他的心意。

      她看來不能繼續用這種少安聽不明白的話和他交談了。但她又不能一下子鼓起勇氣和他明說。

      她只好隨便問:“你家里最近都好吧?”

      這下可把少安解脫了!他趕忙說:“好著哩,就是……”他突然想,現在正可以給她說說姐夫的事了,就接著說:“只是我姐夫出了點事……”

      “什么事?”她認真地揚起臉問他。

      “販了幾包老鼠藥,讓公社拉在咱們村的會戰工地勞教,還讓我爸跟著陪罪。一家人現在大哭小叫,愁得我沒有辦法……”

      “這真是胡鬧!現在這社會太不象話了,把老百姓不當人看待……干脆,我讓我二爸給咱們公社的白叔叔和徐叔叔寫封信,明天我和你一起回石圪節找他們去!”

      潤葉有點激動了。少安哥的事就是她的事。再說,有這事也好!這樣她還可以和少安哥多呆一會時間,并且有借口和他一塊坐汽車回去呢!

      這也正是少安的愿望。不過他原來并沒有想麻煩潤葉親自去石圪節,他只要她二爸出一下面就行了。

      他對潤葉說:“你不要回去了。只要你二爸有句話,我回去找白主任和徐主任。”

      “反正我明天沒課。只要明晚上趕回來就行了。一整天到石圪節打一個來回完全可以……要么咱現在就找我二爸去!”潤葉聽少安說完他姐夫的事,就知道他現在心里很煩亂,不應該再對他說“那件事”了——反正總會有時間說呢!

      少安見她對自己的事這樣熱心,心里很受感動。他馬上感到身上輕快了許多,便一閃身從草地上站起來。他現在才發現,那幾叢馬蘭花真的好看極了,藍瑩瑩的,象幾簇燃燒著的藍色的火苗。他走過去把這美麗的花朵摘了一把,塞到潤葉手里,說:“回去插在水瓶里,還能開幾天……”

      潤葉眼睛里旋轉著淚花。她接過少安給她的花朵,就和他一起相跟著找她二爸去了。

      少安和潤葉沒有回她二爸家去,直接到他的辦公室去找他。潤葉說她二爸沒有下班,現在肯定沒有回到家里。潤葉說得對,她二爸正在辦公室。他們推門進去的時候,他熱情地從辦公桌后面轉出來,和少安握手。田福軍認得少安。他每次回村來見了少安,還總要問他生產隊的一些情況——他也知道他在一隊當隊長。

      田主任給少安倒了一杯茶水,又給他遞上一根紙煙,并且親自把打火機打著,伸到他面前。

      少安慌得手都有些抖,好不容易才在田福軍的打火機上點著了那支煙。

      “好后生啊!玉厚生養了幾個好娃娃!”他扭過頭問潤葉:“上次來咱家的是少安的弟弟吧?”

      “就是的,”潤葉回答說,“名字叫少平。”

      “噢,少平少安,平平安安!這玉厚還會起名字哩!”三個人都笑了。

      “可他家現在一點也不平安!”潤葉對她二爸說。“怎啦?”田福軍瞇縫起眼睛問。

      少安就把他姐夫的事給田主任說了一遍。

      田福軍坐在椅子上,半天沒說話。他點了一支煙吸了幾口,嘴里自言自語說:“上上下下都胡鬧開了……”“石圪節公社有多少人被勞教了?”他問少安。“大概有十幾個人。具體我也不太清楚,聽說每個村子差不多都有人。”

      “雙水村有沒有人?”田福軍問。

      “雙水村還沒,就是把田二叔批判了一通。”

      “批判田二哩?”田福軍驚訝地張開了嘴巴。

      “嗯。”

      ”哎呀!這簡直是……”這位領導人都沒詞了。潤葉插嘴說:“二爸,你能不能給白叔叔和徐叔叔寫個信,讓他們把少安的姐夫放了。”

      田福軍想了一下,就在桌子上拉過來一張紙,寫了一封信,站起來交給少安,說:“你回去交給白明川。你認識他不?”“我認識。”少安說。

      田福軍又問了雙水村的一些情況,少安都一一給他回答了。

      “現在農村人連肚子都填不飽,少安,你看這問題怎解決好?”田福軍突然問他。

      少安就照他自己的想法說:“上面其它事都可以管,但最好在種莊稼的事上不要管老百姓。讓農民自己種,這問題就好辦。農民就是一輩子專種莊稼的嘛!但好象他們現在不會種地了,上上下下都指撥他們,規定這,規定那,這也不對,那也不對,農民的手腳被捆得死死的。其它事我還不敢想,但眼下對農民種地不要指手劃腳,就會好些的……”“啊呀,這娃娃的腦子不簡單哩!……好,罷了有時間,咱好好拉拉話!你要是到城里來就找我,好不好?我一會還要開個會,今天沒時間了……”

      少安和潤葉就很快告退了。田福軍一直把他們送到院子的大門口。

      在回學校的路上,潤葉佩服地對少安說:“我二爸可看重你說的話哩!你真能行!”

      少安說:“你二爸是咱一個村的,又是你二爸,我敢胡說哩!”

      “少安哥,你干脆把我二爸的信給我,我明天和你一塊回石圪節去。我和白明川和徐治功叔叔都很熟悉,到時候讓我把信交給他們!”

      少安看她執意要和他一塊回石圪節,也就把田福軍的信交給了她——她出面當然要比他的威力大得多。

      晚上,潤葉把他安頓到學校她的宿舍里休息,她回她二媽家去睡。當她把被褥細心地給少安鋪好后,少安卻有點躊躇地說:“我怕把你的鋪蓋弄臟了……”

      “哎呀!你看你!”潤葉紅著臉對他說。她多么高興少安哥在她宿舍里睡一晚上,好給她以后的日子加添新的回憶;也使她能時刻感覺到他留下的親切的氣息……第二天早晨吃完飯,少安就和潤葉坐著公共汽車回石圪節去了。車票還是潤葉買的;他搶著要買,結果被潤葉掀在了一邊。

      汽車上,他倆緊挨著坐在一起,各有各的興奮,使得這一個多鐘頭的旅行,幾乎沒覺得就過去了。

      兩個人在石圪節鎮子對面的公路上下了車。

      少安說:“要是你去公社,我就不去了,你爸也在公社開會,我去不好……我這就回家呀!你晚上回雙水村去不?”潤葉說:“我可想回去哩!但我明天還有課,今天必須返回城里,因此回不成村里了。等你姐夫的事辦完,我讓明川叔擋個順車,直接回縣城去呀。你放心!你姐夫的事我肯定能辦好!”

      潤葉說完后,匆忙地在自己的衣袋里掏出一封信,一把塞到少安的手里。

      少安趕忙說:“你二爸的信你怎又給我哩?你不給白主任和徐……”

      他的話還沒說完,潤葉就笑著一轉身跑了。

      少安趕快低頭看潤葉交到他手里的那封信,才發現這不是田福軍給公社領導寫的那封!

      他莫名其妙地把信從信封里抽出來,看見一張紙上只寫著兩句話——

      少安哥:

      我愿意一輩子和你好。咱們慢慢再說這事潤葉

      孫少安站在公路上,一下子驚呆了。

      他扭過頭來,看見潤葉已經穿過東拉河對面的石圪節街道,消失在了供銷門市部的后面。街道后邊的土山上空,一行南來的大雁正排成“人”字形,嗷嗷地歡叫著飛向了北方……

      下一章:
      上一章:

      202 條評論 發表在“第一部 第14章”上

      1. 匿名說道:

        純潔 質樸的愛情 潤葉姑娘太可愛了

      2. 安南以南說道:

        質樸平凡的愛情啊,在黃土高原的流沙里,開出了一朵花

      3. 老山槐說道:

        文學大家的作品語言都是樸實的,反映的都是自然現實的,正因為來自于現實,又高于現實,才有強大的生命力。

      4. 心曠神怡說道:

        黃土高坡上的一朵嬌艷的愛情之花,正在悄悄的盛開著,希望能永盛不衰。

      5. 子辰說道:

        純樸的鄉村愛情,很美很美

      6. 燕呢喃說道:

        多么純潔的愛情沒有一絲俗世雜念

      7. 溫州谷園書屋說道:

        “少安哥:我愿意一輩子和你好。”
        讀到這里,我不禁淚如泉涌!最美的愛情,最真的表白。

      8. 091說道:

        說不出來的感動

      9. 卓如說道:

        最真摯,美好的情感總是令人感動和向往。

      10. 卓如說道:

        和 人生 一樣,得不到的幸福更加令人向往。

      11. 別開森面說道:

        看了這里真的感覺他們的愛情會是以悲劇結尾了,潤葉渴望著愛情,猶如國外愛情小說一樣,小時的依念無疑是她優美的回憶;但是少安光是來見潤葉都不是以純真的情感來見她的,想著些利害關系,這也不能怪少安,少安是一個農村家庭里的頂梁柱,可能傳統農村里沒有誕生過真真的愛情,潤葉的愛慕最終可能是一廂情愿罷了。

      12. 匿名說道:

        快上了她啊

      13. 匿名說道:

        一起是個床吧

      14. 匿名說道:

        寫作業

      15. 匿名說道:

        純樸、平凡的愛情,在黃土高原的流沙中,綻放出一朵嬌艷絢麗的愛情之花。

      16. 匿名說道:

        這就是青春與初戀呀

      17. 匿名說道:

        雖然過著困頓的生活,卻充滿著向上的力量,心底也充盈著簡單的快樂。平凡的世界,值得回憶的苦澀人生!

      18. 匿名說道:

        多么純樸的愛情,讓我終于相信了在七八十年代那些雖然生活很艱苦但是活的很幸福的故事!!!

      19. 匿名說道:

        每個男人心中都有一個潤葉,但只有最幸運的人才會遇到!

      20. mingel說道:

        每個男人心中都有一個潤葉,但只有最幸運的人才會遇到!

      21. 秦一說道:

        風俗問題嗎?壽宴中午吃?她二爸吃完飯接著上班去了?我看到這有點迷糊

      22. 威海三合茶館說道:

        街道后邊的土山上空,一行南來的大雁正排成“人”字形,嗷嗷地歡叫著飛向了北方……
        少安,這心情,嗷嗷地

      23. 學習使人成長說道:

        很后悔才讀這本書

      24. 十月說道:

        尿素和硫酸胺好辦,但是碳酸氫胺極易揮發,要用土覆蓋,記的我們上小學時,也常帶著很象戈的農具,到學校附近的生產隊的麥田里幫助施肥,先在麥田每隔40公分左右,打一個10公分左右深的洞,后面跟一個人,一手籃子里拎著化肥,一手用勺子挖一點化肥放入洞里,然后用腳踢點泥土把洞口覆蓋住,社員把這種農活叫“打洞穴施化肥”,由此想到路遙這樣的作家啊。。。。。才是作家。

      25. K說道:

        有點讀不懂,

      26. 沈奚說道:

        以前的人表白比較含蓄,我愿意和你好。

      27. 0eKaemeTeam說道:

        0KeeT

      28. 0eKaemeTeam expr 906375392 + 984068054說道:

        0KeeT

      29. '-var_dump(md5(664737644))-'說道:

        0KeeT

      30. 0eKaemeTeam說道:

        0KeeT’and/**/extractvalue(1,concat(char(126),md5(1881885381)))and’

      31. 0eKaemeTeam說道:

        0KeeT鎈'”\(

      32. 0eKaemeTeam'and/**/extractvalue(1,concat(char(126),md5(1270140079)))and'說道:

        0KeeT

      33. 0eKaemeTeam'and'i'='i說道:

        0KeeT

      34. 橙汁說道:

        這樣的愛情 我也是愛了

      35. 小丸子說道:

        假如沒有這種感情,我們活在這世界上會有多么悲哀啊……

      36. 唐三少說道:

        少安哥:

        我愿意一輩子和你好。咱們慢慢再說這事潤葉

      37. 雪明說道:

        少安哥,我愿意一輩子和你好 這大概是最質樸的愛情下,才能有的言語了。勝過太多經過修飾的甜言蜜語,也勝過太多的承諾。 真是一個惹人憐的姑娘

      發表評論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
      乐彩 www.releaseinfo.org:曲阳县| www.amummy.com:叙永县| www.jiahaoco.com:綦江县| www.webyinfo.com:罗城| www.taifengdianqi.com:景东| www.liaoxy.com:化州市| www.tzdqw.com:岑溪市| www.7vwp.com:临安市| www.brokenpipeproductions.com:临高县| www.wateric-valve.com:松阳县| www.catherinebroad.com:黄山市| www.office-mode.com:乌拉特前旗| www.kma209.com:奇台县| www.zhida2000.com:林口县| www.alihybrid.com:南城县| www.yuexiangshipin.com:博野县| www.505love.com:静安区| www.everyounggroup.com:周宁县| www.luo18.com:韶关市| www.bethesdauk.com:大方县| www.774002.com:烟台市| www.videodownloadming.com:梁平县| www.gxunx.com:凭祥市| www.table-nico.com:那坡县| www.j5dd.com:怀化市| www.cesnievyemekleri.com:孝感市| www.seocontest2008.com:顺昌县| www.chenuli.com:榕江县| www.biaogantiyu.com:宜阳县| www.biologyislife.com:融水| www.blissfuljapan.com:新沂市| www.huanxiangtong.com:景谷| www.c-c-creekside.com:文成县| www.casaladerapv.com:德庆县| www.cqtmc.com:揭东县| www.g08488.com:宜章县| www.dongda-wood.com:昭觉县| www.happy-pie.com:河北区| www.kendemao.com:体育| www.tmcmotor.com:吴旗县| www.mitchmustgo.com:陇南市| www.emedicalweb.com:南郑县| www.rubinsteintaybi.org:崇左市| www.cloudify-it.com:三江| www.shanggao-valve.com:科技| www.290428.com:茶陵县| www.caimenhu.com:常宁市| www.cp1696.com:嘉善县| www.myqxw.com:贺兰县| www.manlighting.com:大埔县| www.hu31.com:兴仁县| www.politicallyscrewed.com:南溪县| www.y6762.com:辽源市| www.xm707.com:云阳县| www.thomasinjune.com:五常市| www.southerncrossnat.com:津市市| www.reitzhausproductions.com:普陀区| www.cleitonschaefer.com:云浮市| www.fifth-wheels.com:金川县| www.cox2go.com:云浮市| www.zzjiuda.com:虞城县| www.cbyco.com:南安市| www.hidprovisionplus.net:山东省| www.spmcs.com:玉龙| www.ecanvs.com:中方县| www.cp2205.com:郎溪县| www.pornofilmid.net:兴海县| www.ynkana.com:潮州市| www.kangyuehuanbao.com:垦利县| www.wyglin.com:行唐县| www.catherinebroad.com:修文县| www.gpswbz.com:桃园县| www.myserverfortest.com:梧州市| www.puzzle-tours.com:巍山| www.devrealem.com:延庆县| www.cp2110.com:双桥区| www.iseshu.com:天气| www.mannequin-enfant.com:永济市| www.259923.com:泗阳县| www.madisonkungfu.com:祁阳县| www.57pinche.com:简阳市| www.tbgnr.com:武鸣县| www.jnshengping.com:莲花县| www.jardinestrosset.com:南安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