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t id="kjo6l"></tt>
  • <rt id="kjo6l"></rt>
    <source id="kjo6l"></source>
  • <cite id="kjo6l"><span id="kjo6l"></span></cite>
    <rt id="kjo6l"><nav id="kjo6l"></nav></rt>
  • <cite id="kjo6l"></cite>

    <rt id="kjo6l"><meter id="kjo6l"></meter></rt>

      路遙作品集
      分享到:

      第一部 第17章

      所屬目錄:平凡的世界 第一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遙

      開學已經兩個多星期,孫少平還沒有機會和郝紅梅單獨說話。

      他看見紅梅換了一件半舊的紅格子布衫,好象變了另外一個人似的。大概由于一個假期在家里,這個季節吃的東西又比較多一些,她原來很瘦削的臉頰現在看起來豐滿了許多。已經度過了半年的城市生活,她也懂得把自己農村式的“家娃”頭,象城市姑娘一樣扎起了兩個短辮;加上自做的、手工精細的方口鞋和一條看起來是新買的天藍色褲子,簡直讓人都認不出來這就是郝紅梅了。其實她無非就是把原來的一身補釘衣服換成了沒有補釘的衣服。這個小小的變化,就使一個本來不顯眼的人,一下子很引人注目了。同時也應該承認,郝紅梅本來就具備那種漂亮姑娘的臉型和身段。如果有一身比現在更漂亮的衣服,就很難看出這姑娘是來自農村了。

      孫少平看見她,心中就會蕩起一股熱辣辣的激流,有時甚至感到呼吸都有了困難。

      當然,他自己的衣服還是老模樣。一身家織的老粗布,盡管金波媽給他裁剪成制服式樣,但仍然不能掩飾它本質上的土氣;加上暑假給家里砍柴,被活柴活草染得骯骯臟臟,開學前快把家里蒸饃的半碗堿面用光了,還是沒有洗凈。他看著這身叫他傷心的衣服,真想一把脫了扔掉。可自己很快又苦笑了:扔掉只得光身子跑!唉,最使他臉紅的是,他這么大了,連個褲衩都做不起。晚上睡覺,人家都脫了長衣服穿著褲衩,他把外衣一脫就赤條條一絲不掛了……但不論怎么說,他現在有一個甜蜜的安慰:就他這副窮酸樣,班里也許是最俊的女子還和他相好哩!讓侯玉英見鬼去吧!她就是想和他好,他也不愿意呢!這倒不是嫌她的腿——假如紅梅的腿是跛的,他也會和她相好的!

      可是眼看半個多月過去了,少平還是沒能和紅梅拉幾句話。這倒不是說連一點機會也沒。其實他們單獨碰見過好多次,但不知她為什么又象上學期那樣躲開了——而且常常看來是有意回避他!

      少平對此摸不著頭腦。想來想去,他連一點原因也找不出來。

      不過,他現在還沒忙著象上學期一樣陷入苦惱之中。他猜想:也許紅梅家里有什么事,她心里煩亂,才不愿意和他說話。

      但看來她又沒什么煩亂!相反,她卻比上學期活躍多了。現在甚至每天下午吃完飯,在男女混雜的籃球場上,都能看見她說說笑笑和同學們一塊玩呢!

      于是,有一天下午,少平看見紅梅又在籃球場上的時候,他自己也就旋磨著進了場。這并不是比賽,兩邊籃板下都有許多男女同學,站成一個半圓,誰捉住球,誰投籃。不管誰,投了一次籃緊接著又拿到球的時候,就傳給另外一個人——他們都是高中生了,已經懂得規矩和禮貌。

      少平看見紅梅投了一次籃后,球又一次回到她手里。看她準備給別人傳時,少平就在她后邊說:“給我一個!”

      紅梅不會沒有聽見他說話,但她沒有理他,甚至連頭也沒有回,把球傳給了另外一邊的班長顧養民。

      本來少平已經伸出了手,但卻又不得不尷尬地把手縮回來。剎那間,他感到渾身的血都向臉上涌來,眼睛也好象蒙上了一層灰霧,遠遠近近什么也看不清楚了。

      他正要轉身走開,金波給他把球傳過來。他勉強把球逮住,又胳膊軟綿綿地把球還給金波,一個人轉身出了學校操場。

      他出了操場,又毫無目的地出了校門,昏昏然然來到街道上,最后又糊里糊涂轉到了縣城外邊的河灘里……他立在黃昏中的河邊,目光呆滯地望著似乎不再流動的水,感覺到腦子里一片空白。包括痛苦在內的一切,暫時都是模糊的——就象他莫名其妙地來到這河邊一樣。

      在慢慢恢復了思考能力的時候,他先在心里說:我這才知道紅梅為什么不理我了!她顯然已經和顧養民好了……紅梅和顧養民是什么時間里好的?在上個學期結束的時候,她還給他的《創業史》里夾了幾塊白面餅,使他激動得熱淚盈眶……假期里,紅梅回了農村,而顧養民的家在城里,不可能在這期間……那么,就在這下半年開學的幾個星期里,她就和他相好了嗎?孫少平只能這樣判斷……他的判斷是對的。郝紅梅正是在這幾個星期里,和顧養民好起來了。

      這個家庭成份不好的女孩子,從小在擔驚受怕中長大。她小的時候,她爺還活著,戴個地主帽子,一家人在村里抬不起頭。她剛上小學的第二年,文化革命開始了,村里的貧下中農造反隊,打著紅旗,扛著镢頭,一夜之間,就把她家的房屋院落刨成了一堆廢墟。貧下中農企圖挖出老地主埋在地下的金銀財寶和“變天帳”,結果除刨出一個當年按土神時埋下的空瓦罐外,什么也沒有搜尋到。但他們已經沒家了,只能在旁邊一個原來喂牲口的草棚里棲身。她爺在當年就死了。但她爺的地主帽子并沒有埋進他的墳墓,而作為主要的遺產留給了父親和她。她父親是地主的兒子,她是地主的孫子。在現在的概念中,這和地主本人并沒多大的差別。

      就是背著這樣沉重的政治包袱,她在社會的白眼和歧視中,好不容易熬到了縣高中。由于她在這樣的境況中長大,小時候就學得很乖巧,在村里尊大尊小,叔叔嬸嬸不離口,因此在貧下中農推薦本村的孩子上初中和高中時,村里人都沒有卡她。至于她家的光景,當然已經破落的一塌糊涂。唯一能說明過去發達的跡象,就是一張折了一條腿的破太師椅。現在一家幾口人,只能靠父親一個人的工分來養活。遇個災荒年,國家發下來的救濟款和救濟糧,不用說他們家也沾不上一點邊;全家人只好饑一頓餓一頓湊合著過日子。一家人多少年來都把希望寄托在她身上,盼她能給這個敗落的家庭帶來一絲光明;因此不管家里窮到什么程度,父母親也咬著牙堅持供她上學……

      郝紅梅很早就認識到了她不幸的人生和對一家人負有的使命。嚴酷的生活使她過早地成熟起來。她表面上看來很平板,但很有一些心計。

      起先,她和孫少平一樣,因為自己家庭貧困,覺得在眾人面前抬不起頭來。最使她窘迫的是,她吃不起好點的飯,頓頓都是黑高粱面饃。女孩子愛面子,她不愿在大庭廣眾面前領自己那份不光彩的干糧,頓頓飯都是等別人吃完后她才去。

      但她萬萬沒有想到,有一個人的情況和她完全一樣。她于是很自然地對這個叫孫少平的男生產生了一種同病相憐的感情。

      郝紅梅由于自己坎坷的生活經歷,實際上已經懂得了許多成年人的事——包括愛情和婚姻。但她和孫少平開始的交往中,還沒有這方面的意思。她自己早有盤算:她家成份不好,光景不好,她自己要尋個好人家,找個有錢男人,將來好改變自己家庭的命運。父母親把全家未來的希望都寄托在她身上,但她自己明白,一個女孩子,成份又不好,上學只能到高中就到頭了,畢了業還得回鄉勞動——至于將來推薦上大學,她家的成份是絕對不可能的。因此,她只有尋個好婆家,好對象,才有可能改變她和全家人的狀況——這也許是唯一可行的道路。如此說來,她自己現在窮成這個樣子,怎么可能把命運交給一個和她同樣窮的男人呢?

      因此,她和孫少平的接近,基本上是一種憐憫——憐憫別人,也讓別人憐憫自己。

      但她并不完全小視孫少平。這個貧困的男生,身上似乎有一種很不一般的東西——倒究是什么她也說不清楚。另外,他雖不算很漂亮,但長相很有特點,個碼高大,鼻梁直直的,臉上有一股男性的頑強,眼睛陰郁而深沉。如果這人是干部子弟,或者說就是農民子弟,但家里光景好,門外又有工作的親戚——比如象田潤生那樣的家庭,說不定她也會動心的。但這些方面孫少平什么也沒有。她側面聽說少平一家人都在農村受苦,窮得只有一孔土窯洞……但畢竟他們命運相似,使她對這個男生內心充滿了親切的感情。在這個她得不到友愛的世界里,孫少平對她來說就是寶貴的。只是那次侯玉英用污蔑性的語言,當眾攻擊她是孫少平的“婆姨”時,她才感到又急又氣又惱恨。她到這縣城的高中是另有所圖的——說不定在這兩年中,她能高攀一個條件好的男人。侯玉英這樣一鬧,輿論就把她和孫少平拴在了一起。這使她多么被動啊!她恨侯玉英,也對少平有點怨氣——誰讓你那么多情,每次勞動都給我發一把好工具哩!因此,她便漸漸開始和孫少平疏遠了。她要讓眾人看見,她郝紅梅并不是孫少平的“婆姨”……這樣一晃就是幾個月。臨近放假的幾天,她才突然發現,在她那個破舊的箱底下,還放著她借孫少平的一本《創業史》。她立刻感到一種深深的內疚。她幾個月沒理少平,還把他的書壓了這么長時間沒有還他。她知道這書少平也是借文化館的,現在馬上要放假,他肯定很著急地要給人家還。唉,這個孫少平!你為什么不開口問我要呢?可她又一想,這要怪她自己,她應該主動給人家還嘛!

      在臨近放假的最后一個星期天,她匆忙地跑到男生宿舍給少平還書。少平沒在。金波告訴她,孫少平回家去了。她只好折身回了自己的宿舍。

      回到宿舍后,她收拾東西時發現自己的干糧袋里還有幾塊白面餅。夏收開始后,她星期天回去常出山撿麥穗,母親就用這麥子磨了點面給她烙了幾張餅。她吃了幾塊,剩下的這些舍不得吃,一直放著。她突然產生了一個愿望:把這幾塊餅連同書一塊送給孫少平,以彌補她沒有及時還書的過失。

      于是,她把這幾塊白面餅夾在那本《創業史》里,在黃昏時轉到校園里等孫少平回來。她看見孫少平進了學校以后,又實在沒勇氣當面把這書和餅交給他,就采取了只有他們這個年齡才會有的那樣一種浪漫方法……這一學期開學后,她的一切也并沒有什么改變。只是到了夏天,她還有一身沒補釘的衣服可以穿,因此不象冬天那樣看起來過分寒酸。正因為有這么一身衣服,她也才有心思把自己的頭發整理了一下,自我感覺渾身利索了不少。以前由于自慚形穢,她常不愿到公共場所去露面。現在,這身服裝使自己鼓起了一點勇氣,每當下午同學們玩籃球的時候,她也敢去了。不過,她還不愿進場,只是站在場邊上看別的男女同學們玩。

      那天下午,她象往常一樣,又站在籃球場邊上看別人打球,他們班的班長顧養民突然給她拋過來一個球,并且很親切地說:“你來玩吧!為什么老站在外面看呢?”

      她笨拙地接住顧養民拋來的球,滿臉通紅,把球又扔給場內別的女同學。這些女同學就都來拉她,她只好膽怯而興奮地走上了籃球場。

      從這以后,她幾乎每天下午都去操場打籃球。沒過多少時間,她就成了女生中“式子”最硬的一個。

      在這期間,班長顧養民對她漸漸熱情起來了。玩球中間,常常在有意和無意之間,對她微微一笑,并且得到球后,往往都拋給了她。在班上一些集體活動中,他也有意把她和他分在一塊,瞅空子和她說這說那……郝紅梅的精神突然被一縷強烈的陽光照亮了。她夢寐以求的就是象顧養民這樣的人。顧養民的父親是他們黃原地區師范專科的副校長,母親是地區建筑公司的工程師,他祖父又是這個縣遠近聞名的老中醫大夫。養民從小跟祖父長大,一直在原西縣上學。他學習好,又是班長,年歲雖然比她才大一歲,但就象一個教師一樣有風度。現在,這個全班女生常羨慕地談論的人,竟然對她如此青睞,真叫她有點受寵若驚。和出眾的顧養民一比較,孫少平一下子變得暗淡失色了。她于是想方設法和顧養民接近,和他攀談,和他一塊打籃球,讓他喜歡她。相反,她對孫少平產生了一種厭煩的情緒,千方百計躲避和他說話交往。

      郝紅梅看得出來,這學期開學后,孫少平一直找機會總想和她說話,但她都有意回避了。叫人生氣的是,今天下午她正興致勃勃地和養民他們打籃球,這個不識高低的人,竟然讓她給他傳球!她故意不給他,而把球給了顧養民。她要以此讓他明白:她現在已經和班長好上了……

      下一章:
      上一章:

      162 條評論 發表在“第一部 第17章”上

      1. 小光的人說道:

        錯就是錯,對就是對,不管迫于什么,心中沒有光亮,世界將一片黑暗。郝紅梅注定以后不會幸福,不管以后她的外表多么的光鮮,自己的苦將永成黑暗。【我希望有人對她救贖】

      2. 大源說道:

        這一章有點柯南的成分

      3. 匿名說道:

        女人功于心計 婚姻是不會幸福到的

      4. 匿名說道:

        女人有智慧才有魅力,智慧不是聰明,不是功于心計,是一種大氣,一種折服。

      5. 天青色等煙雨說道:

        在哪個不懂戀愛的年紀里,我們都曾這樣賭氣過,然鵝,最后我們都會時不時的想起這段時光,并且嘴角上揚

      6. 斷戈說道:

        時代有時代的不幸,那都是生活所迫,她的選擇不僅是為她自己,所以說物質基礎決定上層建筑,大家好好奮斗吧

      7. 荒寂的liang說道:

        有目的的戀愛最終走向的往往不是輝煌人生,而是愛情的墳墓。

      8. 薄酒忘憂說道:

        郝紅梅給人的感覺是:拎著討飯棍打花子!

      9. 匿名說道:

        未成年的農村女娃的心機~

      10. 匿名說道:

        因為顧養民比孫少平優秀而喜歡顧養民,這是正常人的選擇行為,但因為孫少平家境而排次他,就說不上美德了。

        • 阿逸說道:

          郝紅梅代表當下大眾女性,從顧養民家境,個人、外表光鮮亮麗,少平家爛包光景,吃飯都是問題,外表骯臟。(事實就這樣,換做你自己都不會近他邊兒吧!,后面有曉霞跟他在一起,為什么路遙先生把她寫死了?因為這樣的曉霞不存在!當時寫了曉霞的死,路遙直接把筆叢窗戶扔了,他哭了,哭了一天后,把筆找回來繼續寫。平凡的世界,不是童話!)選擇顧養民,正常思維人都會這樣選。少平一廂情愿,郝對少平惺惺相惜。C女找B男,B女找A男、A女找S男,都找比自己掙得多,長得高、總會有閃光點從相識相知到在一起。沒有聽誰說“誰誰某某這不行那不行,非要在一起。這不符合人性……

          • 阿逸說道:

            后來因偷盜,顧郝分開,沒這么檔子事兒,真有可能,改變郝自己和家人的一生!所以說:“選擇什么,也不要選擇犯罪”。

      11. 韻兒說道:

        摸摸孫少平的頭

      12. 韻兒說道:

        摸摸孫少平的頭.

      13. 匿名說道:

        郝紅梅這種人在現實中很多的,可憐了孫少平,就像芳華中的劉峰不小心愛上了那個嬌滴滴的女孩子一樣

      14. 從流域到海域說道:

        沒有人的愛情之路是一帆風順的,還有更好的女孩等著你呢。

      15. 匿名說道:

        時代有時代的不幸,那都是生活所迫,她的選擇不僅是為她自己,所以說物質基礎決定上層建筑,大家好好奮斗吧

      16. 棒棒說道:

        在那樣瘋狂的歲月,一切以階級,政治位生活重心的環境里,郝紅梅是可憐的,就算他有一點小心思,也是在當下社會現實里,一種自救的方式。

      17. 匿名說道:

        其實想想當時他們的心理和現在我們一樣

      18. 月掛疏桐說道:

        郝紅梅對少平當時是惺惺相惜,少平對紅梅有了感情,只是兩人缺少交流,并不清楚相互的感情,難免有諸多誤會。每個人都對未來有向往和追求,郝紅梅想改變自己和家庭的命運,一個小女孩恐怕考慮不到少平的感受,本能地這樣選擇。她本身并沒有錯。只是未來有哪些風風雨雨,她又怎能把握,怎能看得清!

      19. 秦一說道:

        所以說嘛,你想談戀愛結婚生孩子,就得讓自己變得變得優秀起來,要不然。。。

      20. 匿名說道:

        那個時候社會條件太艱苦,使得郝紅梅不得不這樣想吧

      21. 俊采星馳說道:

        憐憫是感情中的悲哀。

      22. 鳳飛飛說道:

        是對方而已

      23. 鳳飛飛說道:

        淳樸

      24. 瀠心不辭舊說道:

        我倒是覺得郝紅梅沒有錯,在當時的時代,面對如此貧困的家境,她只能做這種選擇。她這種心機還是很重要的,

      25. 人生自有詩意說道:

        紅梅也很可憐,地主成分的標簽壓得她喘不過氣來,也壓得她家抬不起頭來。她出來讀書是承載著家庭的希望,只有找個比自己強的人嫁了,才能改變命運,脫掉自卑!

      26. 知馬力說道:

        感覺郝紅梅和人生里面的高加林一樣,心氣很高,錢比人重要。

      27. 唐三少說道:

        開學已經兩個多星期,孫少平還沒有機會和郝紅梅單獨說話。

        他看見紅梅換了一件半舊的紅格子布衫,好象變了另外一個人似的。大概由于一個假期在家里,這個季節吃的東西又比較多一些,她原來很瘦削的臉頰現在看起來豐滿了許多。已經度過了半年的城市生活,她也懂得把自己農村式的“家娃”頭,象城市姑娘一樣扎起了兩個短辮;加上自做的、手工精細的方口鞋和一條看起來是新買的天藍色褲子,簡直讓人都認不出來這就是郝紅梅了。其實她無非就是把原來的一身補釘衣服換成了沒有補釘的衣服。這個小小的變化,就使一個本來不顯眼的人,一下子很引人注目了。同時也應該承認,郝紅梅本來就具備那種漂亮姑娘的臉型和身段。如果有一身比現在更漂亮的衣服,就很難看出這姑娘是來自農村了。

        孫少平看見她,心中就會蕩起一股熱辣辣的激流,有時甚至感到呼吸都有了困難。

        當然,他自己的衣服還是老模樣。一身家織的老粗布,盡管金波媽給他裁剪成制服式樣,但仍然不能掩飾它本質上的土氣;加上暑假給家里砍柴,被活柴活草染得骯骯臟臟,開學前快把家里蒸饃的半碗堿面用光了,還是沒有洗凈。他看著這身叫他傷心的衣服,真想一把脫了扔掉。可自己很快又苦笑了:扔掉只得光身子跑!唉,最使他臉紅的是,他這么大了,連個褲衩都做不起。晚上睡覺,人家都脫了長衣服穿著褲衩,他把外衣一脫就赤條條一絲不掛了……但不論怎么說,他現在有一個甜蜜的安慰:就他這副窮酸樣,班里也許是最俊的女子還和他相好哩!讓侯玉英見鬼去吧!她就是想和他好,他也不愿意呢!這倒不是嫌她的腿——假如紅梅的腿是跛的,他也會和她相好的!

        可是眼看半個多月過去了,少平還是沒能和紅梅拉幾句話。這倒不是說連一點機會也沒。其實他們單獨碰見過好多次,但不知她為什么又象上學期那樣躲開了——而且常常看來是有意回避他!

        少平對此摸不著頭腦。想來想去,他連一點原因也找不出來。

        不過,他現在還沒忙著象上學期一樣陷入苦惱之中。他猜想:也許紅梅家里有什么事,她心里煩亂,才不愿意和他說話。

        但看來她又沒什么煩亂!相反,她卻比上學期活躍多了。現在甚至每天下午吃完飯,在男女混雜的籃球場上,都能看見她說說笑笑和同學們一塊玩呢!

        于是,有一天下午,少平看見紅梅又在籃球場上的時候,他自己也就旋磨著進了場。這并不是比賽,兩邊籃板下都有許多男女同學,站成一個半圓,誰捉住球,誰投籃。不管誰,投了一次籃緊接著又拿到球的時候,就傳給另外一個人——他們都是高中生了,已經懂得規矩和禮貌。

        少平看見紅梅投了一次籃后,球又一次回到她手里。看她準備給別人傳時,少平就在她后邊說:“給我一個!”

        紅梅不會沒有聽見他說話,但她沒有理他,甚至連頭也沒有回,把球傳給了另外一邊的班長顧養民。

        本來少平已經伸出了手,但卻又不得不尷尬地把手縮回來。剎那間,他感到渾身的血都向臉上涌來,眼睛也好象蒙上了一層灰霧,遠遠近近什么也看不清楚了。

        他正要轉身走開,金波給他把球傳過來。他勉強把球逮住,又胳膊軟綿綿地把球還給金波,一個人轉身出了學校操場。

        他出了操場,又毫無目的地出了校門,昏昏然然來到街道上,最后又糊里糊涂轉到了縣城外邊的河灘里……他立在黃昏中的河邊,目光呆滯地望著似乎不再流動的水,感覺到腦子里一片空白。包括痛苦在內的一切,暫時都是模糊的——就象他莫名其妙地來到這河邊一樣。

        在慢慢恢復了思考能力的時候,他先在心里說:我這才知道紅梅為什么不理我了!她顯然已經和顧養民好了……紅梅和顧養民是什么時間里好的?在上個學期結束的時候,她還給他的《創業史》里夾了幾塊白面餅,使他激動得熱淚盈眶……假期里,紅梅回了農村,而顧養民的家在城里,不可能在這期間……那么,就在這下半年開學的幾個星期里,她就和他相好了嗎?孫少平只能這樣判斷……他的判斷是對的。郝紅梅正是在這幾個星期里,和顧養民好起來了。

        這個家庭成份不好的女孩子,從小在擔驚受怕中長大。她小的時候,她爺還活著,戴個地主帽子,一家人在村里抬不起頭。她剛上小學的第二年,文化革命開始了,村里的貧下中農造反隊,打著紅旗,扛著镢頭,一夜之間,就把她家的房屋院落刨成了一堆廢墟。貧下中農企圖挖出老地主埋在地下的金銀財寶和“變天帳”,結果除刨出一個當年按土神時埋下的空瓦罐外,什么也沒有搜尋到。但他們已經沒家了,只能在旁邊一個原來喂牲口的草棚里棲身。她爺在當年就死了。但她爺的地主帽子并沒有埋進他的墳墓,而作為主要的遺產留給了父親和她。她父親是地主的兒子,她是地主的孫子。在現在的概念中,這和地主本人并沒多大的差別。

        就是背著這樣沉重的政治包袱,她在社會的白眼和歧視中,好不容易熬到了縣高中。由于她在這樣的境況中長大,小時候就學得很乖巧,在村里尊大尊小,叔叔嬸嬸不離口,因此在貧下中農推薦本村的孩子上初中和高中時,村里人都沒有卡她。至于她家的光景,當然已經破落的一塌糊涂。唯一能說明過去發達的跡象,就是一張折了一條腿的破太師椅。現在一家幾口人,只能靠父親一個人的工分來養活。遇個災荒年,國家發下來的救濟款和救濟糧,不用說他們家也沾不上一點邊;全家人只好饑一頓餓一頓湊合著過日子。一家人多少年來都把希望寄托在她身上,盼她能給這個敗落的家庭帶來一絲光明;因此不管家里窮到什么程度,父母親也咬著牙堅持供她上學……

        郝紅梅很早就認識到了她不幸的人生和對一家人負有的使命。嚴酷的生活使她過早地成熟起來。她表面上看來很平板,但很有一些心計。

        起先,她和孫少平一樣,因為自己家庭貧困,覺得在眾人面前抬不起頭來。最使她窘迫的是,她吃不起好點的飯,頓頓都是黑高粱面饃。女孩子愛面子,她不愿在大庭廣眾面前領自己那份不光彩的干糧,頓頓飯都是等別人吃完后她才去。

        但她萬萬沒有想到,有一個人的情況和她完全一樣。她于是很自然地對這個叫孫少平的男生產生了一種同病相憐的感情。

        郝紅梅由于自己坎坷的生活經歷,實際上已經懂得了許多成年人的事——包括愛情和婚姻。但她和孫少平開始的交往中,還沒有這方面的意思。她自己早有盤算:她家成份不好,光景不好,她自己要尋個好人家,找個有錢男人,將來好改變自己家庭的命運。父母親把全家未來的希望都寄托在她身上,但她自己明白,一個女孩子,成份又不好,上學只能到高中就到頭了,畢了業還得回鄉勞動——至于將來推薦上大學,她家的成份是絕對不可能的。因此,她只有尋個好婆家,好對象,才有可能改變她和全家人的狀況——這也許是唯一可行的道路。如此說來,她自己現在窮成這個樣子,怎么可能把命運交給一個和她同樣窮的男人呢?

        因此,她和孫少平的接近,基本上是一種憐憫——憐憫別人,也讓別人憐憫自己。

        但她并不完全小視孫少平。這個貧困的男生,身上似乎有一種很不一般的東西——倒究是什么她也說不清楚。另外,他雖不算很漂亮,但長相很有特點,個碼高大,鼻梁直直的,臉上有一股男性的頑強,眼睛陰郁而深沉。如果這人是干部子弟,或者說就是農民子弟,但家里光景好,門外又有工作的親戚——比如象田潤生那樣的家庭,說不定她也會動心的。但這些方面孫少平什么也沒有。她側面聽說少平一家人都在農村受苦,窮得只有一孔土窯洞……但畢竟他們命運相似,使她對這個男生內心充滿了親切的感情。在這個她得不到友愛的世界里,孫少平對她來說就是寶貴的。只是那次侯玉英用污蔑性的語言,當眾攻擊她是孫少平的“婆姨”時,她才感到又急又氣又惱恨。她到這縣城的高中是另有所圖的——說不定在這兩年中,她能高攀一個條件好的男人。侯玉英這樣一鬧,輿論就把她和孫少平拴在了一起。這使她多么被動啊!她恨侯玉英,也對少平有點怨氣——誰讓你那么多情,每次勞動都給我發一把好工具哩!因此,她便漸漸開始和孫少平疏遠了。她要讓眾人看見,她郝紅梅并不是孫少平的“婆姨”……這樣一晃就是幾個月。臨近放假的幾天,她才突然發現,在她那個破舊的箱底下,還放著她借孫少平的一本《創業史》。她立刻感到一種深深的內疚。她幾個月沒理少平,還把他的書壓了這么長時間沒有還他。她知道這書少平也是借文化館的,現在馬上要放假,他肯定很著急地要給人家還。唉,這個孫少平!你為什么不開口問我要呢?可她又一想,這要怪她自己,她應該主動給人家還嘛!

        在臨近放假的最后一個星期天,她匆忙地跑到男生宿舍給少平還書。少平沒在。金波告訴她,孫少平回家去了。她只好折身回了自己的宿舍。

        回到宿舍后,她收拾東西時發現自己的干糧袋里還有幾塊白面餅。夏收開始后,她星期天回去常出山撿麥穗,母親就用這麥子磨了點面給她烙了幾張餅。她吃了幾塊,剩下的這些舍不得吃,一直放著。她突然產生了一個愿望:把這幾塊餅連同書一塊送給孫少平,以彌補她沒有及時還書的過失。

        于是,她把這幾塊白面餅夾在那本《創業史》里,在黃昏時轉到校園里等孫少平回來。她看見孫少平進了學校以后,又實在沒勇氣當面把這書和餅交給他,就采取了只有他們這個年齡才會有的那樣一種浪漫方法……這一學期開學后,她的一切也并沒有什么改變。只是到了夏天,她還有一身沒補釘的衣服可以穿,因此不象冬天那樣看起來過分寒酸。正因為有這么一身衣服,她也才有心思把自己的頭發整理了一下,自我感覺渾身利索了不少。以前由于自慚形穢,她常不愿到公共場所去露面。現在,這身服裝使自己鼓起了一點勇氣,每當下午同學們玩籃球的時候,她也敢去了。不過,她還不愿進場,只是站在場邊上看別的男女同學們玩。

        那天下午,她象往常一樣,又站在籃球場邊上看別人打球,他們班的班長顧養民突然給她拋過來一個球,并且很親切地說:“你來玩吧!為什么老站在外面看呢?”

        她笨拙地接住顧養民拋來的球,滿臉通紅,把球又扔給場內別的女同學。這些女同學就都來拉她,她只好膽怯而興奮地走上了籃球場。

        從這以后,她幾乎每天下午都去操場打籃球。沒過多少時間,她就成了女生中“式子”最硬的一個。

        在這期間,班長顧養民對她漸漸熱情起來了。玩球中間,常常在有意和無意之間,對她微微一笑,并且得到球后,往往都拋給了她。在班上一些集體活動中,他也有意把她和他分在一塊,瞅空子和她說這說那……郝紅梅的精神突然被一縷強烈的陽光照亮了。她夢寐以求的就是象顧養民這樣的人。顧養民的父親是他們黃原地區師范專科的副校長,母親是地區建筑公司的工程師,他祖父又是這個縣遠近聞名的老中醫大夫。養民從小跟祖父長大,一直在原西縣上學。他學習好,又是班長,年歲雖然比她才大一歲,但就象一個教師一樣有風度。現在,這個全班女生常羨慕地談論的人,竟然對她如此青睞,真叫她有點受寵若驚。和出眾的顧養民一比較,孫少平一下子變得暗淡失色了。她于是想方設法和顧養民接近,和他攀談,和他一塊打籃球,讓他喜歡她。相反,她對孫少平產生了一種厭煩的情緒,千方百計躲避和他說話交往。

        郝紅梅看得出來,這學期開學后,孫少平一直找機會總想和她說話,但她都有意回避了。叫人生氣的是,今天下午她正興致勃勃地和養民他們打籃球,這個不識高低的人,竟然讓她給他傳球!她故意不給他,而把球給了顧養民。她要以此讓他明白:她現在已經和班長好上了……

      28. 匿名說道:

        看來作者的筆觸深入了人心!

      29. 啥也不是說道:

        Il semble que la plume de l’auteur ait pénétré dans les esprits

      30. 匿名說道:

        文章寫得很好

      發表評論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
      乐彩 www.guanglistone.com:虹口区| www.mowgliden.com:黎城县| www.appletwig.com:都兰县| www.sweetarch.com:雅江县| www.zikao363.com:武穴市| www.hailongju.com:庆城县| www.97chao.com:资中县| www.fapuc.com:扶余县| www.bytjt.com:萨迦县| www.zuluanimazione.com:旌德县| www.798666t.com:天气| www.beautifulhealthyliving.com:华蓥市| www.xmpa18.com:蒙城县| www.kavaccinos.com:道真| www.aaagascalculator.com:余江县| www.m2667.com:辉县市| www.desiessence.com:哈密市| www.yh9983.com:张北县| www.bestkitchenkniveslist.com:徐闻县| www.excelsisairways.com:高雄市| www.723421.com:绥德县| www.myfamilyschoice.com:苏尼特右旗| www.itosee.com:离岛区| www.modasaatler.com:阿合奇县| www.mdprowash.com:宣恩县| www.sandersfieldtrees.org:玉林市| www.jessinet.com:乌兰察布市| www.ynlykj.com:子洲县| www.tmhatter.com:荣昌县| www.sonstudios.org:汪清县| www.elongli.com:托克逊县| www.zhuzaiwl.com:胶州市| www.isi-stone.com:习水县| www.g3676.com:新绛县| www.cnsxmr.com:青州市| www.fabkarts.com:汶上县| www.zamack.com:罗田县| www.aiwody.com:姚安县| www.guitar-building.com:阜南县| www.anthemgamegroup.com:武城县| www.hg28678.com:青岛市| www.georgiadebtrelief.net:腾冲县| www.cxrzdz.com:登封市| www.cinematocinema.com:涡阳县| www.btxmining.com:河曲县| www.calendergirlz.com:行唐县| www.z8683.com:苗栗县| www.jt1h.com:芜湖市| www.anastronaut.com:西青区| www.johncusick.com:东方市| www.logosheji8.com:嘉荫县| www.kashoubangzongdai.com:申扎县| www.freebie-host.com:蒙城县| www.cnfzsb.com:海口市| www.pyweitong.com:江达县| www.psicologiaconsciente.com:商城县| www.askabin.net:陆丰市| www.antonionicosia.com:乡城县| www.supernakliye.com:谢通门县| www.aaagascalculator.com:香河县| www.bookingcomuk.com:宝应县| www.jll-ah.com:镶黄旗| www.zyfoodmachine.com:铜鼓县| www.kpwgw.cn:资兴市| www.wwwmamma.com:横峰县| www.mdprowash.com:隆化县| www.jyodhisham.com:尉犁县| www.appletwig.com:威海市| www.wobocai.com:高邑县| www.ixdroid.com:水城县| www.cloudhostingcity.com:建瓯市| www.xcxttc.com:陇川县| www.hippotots.com:新安县| www.jrjhl.com.cn:盘山县| www.fromge.com:美姑县| www.tuoheng-china.com:繁昌县| www.nescafechina.com:海原县| www.cosmosofsweden.com:湛江市| www.bihanorantiqha.com:洛扎县| www.aashbooksplus.com:太保市| www.quocnc.com:康马县| www.686105.com:宣威市| www.21ahdns.com:桃江县| www.crowwebdesign.com:仁化县|